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碧血追踪(一)

  • 作者:雨泽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27 00:18:19
  • 被阅读0
  •   黄土堆、乱石墙、野草蓬蒿,一座看起来十分荒凉的陈年老坟,坐落在南部县桐坪镇胜利村一社鲁家坝的油司地,它后依龙尾山,前临升钟湖。那碧波荡漾的升湖水,无时无刻不在向人们讲述着这位墓主人——革命先烈鲁从政英勇悲壮、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时光追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这里十年九旱,连年欠收,饿殍遍地,民不聊生,加之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纷纷组织起来同官僚军阀、豪强地主作斗争。原店垭乡在地下党的组织下成立了苏维埃乡政府,下设五个村党支部,鲁从政被任命为风斗垭村苏维埃主席,他带领当地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开展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沉重打击了反动派的嚣张气焰,革命热情不断高涨。

      一九三五年,领导农民运动长达两年多的川陕红军实施战略转移,离开苏区长征北上。国民党反动派趁机组织地方地主武装对各个苏区进行疯狂的反扑,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大肆屠杀革命党人和进步人士,一时间血雨腥风,尸横遍野。整个苏区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苏维埃的工作被迫转为地下。

      家住鲁家坝的村苏维埃主席鲁从政同几个苏维埃的骨干人员退守到了他们家后山(龙尾山)上一个山洞里。敌人多次抓捕未果,就成天蹲守在鲁从政的茅屋周围,守株待兔。

      有天晚上,天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山洞内异常寒冷。鲁从政他们冻得瑟瑟发抖,想生火御寒,又怕暴露了目标。鲁从政突然想起了他们家还有一叠前几天才织出来的、没来得及印染的粗白布。他想何不趁着天黑回去拿来给同志们抵挡一下风寒呢。当他把想法告诉大伙儿时,大多数同志都表示反对,文书张发生劝他说:“外面风声正紧,还是不要露面的好,大家坚持一下,躲过了这阵子再想办法,要保存革命力量,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张大哥,你别说了。”不等张发生说完,鲁从政抢着说道:“看着大家受冻,我这个主席怎么能坐视不理呢?再说了,这会儿夜深人静,我速去速回,请你们放心。”

      鲁从政边说边紧了紧腰间的草绳,系了系草鞋上鞋带,走出山洞,消失在茫茫夜幕之中。

      山坡上根本没有现成的路可走,只能抓住齐腰深的茅草、荆棘一点点地往山下滑,时不时就会摔上一跤,满身都是稀泥。脸上、腿上、手上,被荆棘、茅草划了许多伤口子,血水交融,刺痛钻心。好不容易才摸索到了他家门口。

      他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柴门,摸到了床边墙台上的那一叠白布,一伸手夹在了腋下,猫着腰出了门转身就跑。

      “咚”的一声,他被横在路口的一根木头绊一个趔趄,栽倒在稀泥地上,那根木头是敌人故意拦在那里的。

      “快来人呀,有情况……”躲在鲁从政家草垛上打盹、刚刚准备出来小解的一个高个子敌人冲到院坝里一边嚎叫,一边逼近跌倒的鲁从政,张开双臂将他拦腰抱住。鲁从政忽地站了起来,站稳左脚,抬起右脚估摸着狠狠地踏在了敌人的右脚上。只听得“哎哟”一声,敌人便松开了双手,捂着脚鬼哭狼嚎一般。

      躲在暗处的十几个敌人闻声包围了过来,鲁从政抬起右腿一招秋风扫落叶,敌人倒下一大片,不敢近身。那个高个子敌人偷偷地抄到鲁从政的背后将他死死地抱住。七倒八歪的敌人爬了起来,鲁从政飞起一脚踢飞了冲在前面的一个敌人,其余的敌人停了停又拥了上来,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他们将鲁从政摁倒在地,五花大绑起来。

      “走!”高个子牵着麻绳,其余的敌人推推搡搡地将鲁从政押到打谷场边一棵歪脖子皂角树下,他一扬手,将绳子一头抛了出去绕在歪脖子树上,几个人上前抓住绳头向下一拽,“嗖”的一声将鲁从政反剪着吊在了半空之中。

      “说!你的那些同伙都藏在了什么地方?”十几个敌人纷纷吼叫道。

      “呸,不知道!”鲁从政一口唾沫吐在了高个子的脸上。

      “我让你嘴硬!”高个子一边伸出衣袖擦着脸上的唾沫,一边从树旁柴垛上扯出一根拇指粗的、长满毒刺的藤条来。“你说不说!”高个子边说边举起藤条朝着鲁从政劈头盖脑地打了过去。

      噼里啪啦,只见他左右开弓,藤条雨点般落在了鲁从政的脸上、身上。殷红的鲜血从脸上、身上滴落下来。

      鲁从政攥紧拳头,紧咬牙关。

      “不说是吧,让我来!”一个满脸横肉的矮个子敌人大吼一声,冲出人群,挽起衣袖,朝手心吐了口唾沫,两手搓了几下从高个子敌人手中夺过藤条,朝着鲁从政狠狠地打了下去。

      “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们这帮畜牲的!”

      在场的十几个敌人轮番上阵,藤条、棍棒打断了十几根。鲜血不断滴落在冰冷的土地上,结成条,结成块。血肉模糊的鲁从政还是那句话:“要我告诉你们实话,那是痴心妄想!”

      敌人将鲁从政打得死去活来,直至天将拂晓,仍然一无所获。

      “干脆把他埋了算了。”有人提出建议,敌人纷纷附和着。

      敌人把鲁从政放下来,连拖带拽地拉到祠堂嘴油司地,挖了一个大坑,将遍体鳞伤的鲁从政拉到坑边。

      “现在说了,还可以饶你不死!”高个子敌人吼道。

      “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你们这帮畜牲给我来个痛快的吧!”鲁从政大义凛然地回答道。

      穷凶极恶的矮个子敌人抓过一把挖坑的锄头,甩开膀子朝着鲁从政的头上狠狠地砸了过去。只听到“嘭”的一声闷响,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洒了一地。敌人将奄奄一息的鲁从政推进了深坑,填上了石头、土块……一切恢复了平静,只有呜呜的寒风在山谷之中回响。

    【审核人:雨祺】

      标题:碧血追踪(一)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576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