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指尖分黑白,再奏惊肖邦

  • 作者:维维安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11-04 19:35:43
  • 被阅读0
  •   张爱玲说:“整个的世界像一个蛀空了的牙齿,麻木木的,倒也不觉得什么,只是风来的时候,隐隐的有一些酸痛。”

      十多天前,“平安北京”发出一张钢琴照,“这个世界的确不止黑白两色,但一定要分清和划清黑与白。这个,绝对不可以错……”平地惊雷,李云迪因嫖娼人设崩塌。

      一根小小的火柴,让一棵葱茏的大树瞬时化为灰烬。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可惜啊,那指尖上曼妙的音符曾在多少灵魂中流淌,让多少国人为他骄傲。

      可是当一个人坠入价值观的深渊时,居然没有一种力量可以拉住他的下沉。

      舆论哗然是必然的。

      李云迪恩师但昭义发声:我很生气!李云迪让我很痛心!作为公众人物,他应该从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不能犯这样的大错。先生雷霆震怒。

      “但是他还年轻,他才30多岁。希望他出来后,给他改错走正路的机会。”先生又说了这句不忍的心酸,这恐怕更多的是在向国民求情,饶饶孩子吧。

      艺术家何金德发出视频音乐会,“以钢琴之名,好好听音乐”。何金德一声叹惋,李云迪就是“肖邦再世,也会惊叹”。除了惜才,还是惜才!

      其实,成人之间的“性交易”,虽上不了台面,却是真实的隐私;的确有伤风化,又非罪大恶极。

      人人都懂,“食色,性也。”连个画圆都难从心,智识不全的阿Q见到吴妈,不是直呼困觉么;阿Q还说:“尼姑的光头,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么?”

      据此,有人在议论它的合法化问题,但这还真的使不得。只要看看那少数将其合法化的国家就知道了,它所产生的次生问题和付出的社会治理成本极其巨大:吸毒、贩毒、性病、黑社会、拐卖人口,多与卖淫嫖娼有牵连。

      嫖娼在中国是违法,在“自由灯塔”的美国也一样。既然出事,那就没有法外公民,违法必究。何况李云迪还是公众人物?加之近来娱乐圈出妖太多,已经影响了社会道德观,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这个价值观的烂泥塘是得清清淤了。李云迪事件的处置自然是人们关注的价值标尺。

      法律是冰冷的,《治安管理处罚法》写得明明白白:卖淫嫖娼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可以酌处。

      本来可以通过处罚和批评教育内部解决的,由于是李云迪的原因,变成了全民共讨。

      代言品牌解约,参与综艺节目被下架,广州形象大使、中国音乐家协会将其除名,中演协要求进行从业抵制......这可不是一般处罚了,是社死,是砸饭碗。

      铺天盖地的网暴,引出了争议。李云迪受罚无争,但公众人物,也应该享受普通老百姓同等权力。全国此类案件天天上演,何止万千,又有几人在网上被社死,仿佛整个地球都不能存身?

      "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感情用事,既然有其不言自明的原因。然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法律精神呢?更况李云迪事件和吴亦凡、霍尊事件本质不同呢?因为法律摆在那里!前段时间复旦大学开除两名嫖娼学生,因为在学校公告栏张贴,同样遭到全社会的猛烈批评。

      私德有瑕疵,就该如此羞辱,游街示众吗?

      关于人类的私德,东野圭吾如是说:人性这东西,不要对任何人抱有道德上的洁癖。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半人半鬼,凑得太近,谁都没法看。

      中国的大唐,有位活了50岁,在青楼睡了30年的大诗人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但有谁否认过他,指责过他?他是风流,或是下流,你可以有你判断的自由。

      “风流人物”并非贬义词,光有才华的人是称不上“风流”的,还必须有一个“洒脱不拘”的个性。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千百年躺在孩子课本,代代孩子们都知道他是风流种子,他却正正经经地登上了文史教科书。那篇《阿房宫赋》气势豪宕,谁不称颂他的“提携玉龙为君死”的气概?

      那科考不遂的柳永,大半生眠宿青楼,他的大作也是今天必背篇目。从大宋的“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到今天的青少年课本,一路被这个风流的才子霸篇,他永远不会因那些破事而“社死”!

      因为每个人内心都有天使和野兽,都有猛虎嗅着蔷薇的阴暗。《红楼梦》的伟大之一,就在于写出了人性的“正邪两赋,善恶同体”。

      月亮虽明,近看也是乱石堆;太阳光辉,其实就是热浪奔流。多少多少令人敬仰的伟人和大师,在这方面都没经得住考验,包括肖邦本人在内。

      当我们听柴可夫斯基、莫扎特音乐,看毕加索的名画,我们只在乎那一双稀世妙手的创造,至于他的私生活如何没人关心;要关心,也有法律在那管着呢。何况法律没有赋予你发泄的权力。

      对艺人的德艺双馨,是一种追求;但触碰法律,他也别想开溜。

      法律的价值是公正,由被赋予公权力人的执行,执法者做出愚蠢的运作,将文明带入了个人的武断和傲慢,也是违法。该罚的罚,不该有的,千万不可滥用“杀鸡骇猴”的低级把戏。不能做一个“个人价值先行者”,只能做法律的忠诚者。

      下面看看美国怎么处理公众人物私德问题。

      美国著名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当年私生活十分混乱。美国FBI在他去的宾馆里安了窃听器,截获了他招嫖的录音,企图以此破坏他的公众形象。当FBI将这份录音带拷贝给了美国两党媒体。结果出人意料,所有媒体都拒绝播发,因为他们很分得清,私德问题,不影响他是公众领袖。媒体插手最多只是发泄私心。

      再看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拉链门”事件,白宫染色,总统涉黄,引起政客们的无限操弄。启动弹劾,谁知克林顿不仅在丑闻中坐稳了总统宝座,而且民间支持率不降反升。美国民众的话说的非常有趣:原来总统想的跟我们一样。

      在卸任总统后,他那本《我的生活》的自传风行天下;无数次标价演讲,把他从负债1200万美元的最穷总统变成了亿万富翁。

      拉链门事件没影响他在民众中的形象,更没影响他在精英界的评价:2001年,他被授予“总统形象奖”;2009年,获得杜鲁门公共服务奖;特别是2013年,他获得了特级版的总统自由勋章,全美至今仅有60人获此殊荣。

      再回到李云迪这边,嫖娼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范畴。属于行政违法,社会危害相对不大。

      退一万步说,即使他犯了重罪,也只能依法惩处。惩罚过度,关进去的是有缺点的顺民,放出来的可能就是吃人的野兽。法律也讲人性,很多恶人,在法律感召下最终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写到这里,我想起《红楼梦》里的焦大。其一,焦大是宁国公的救命恩人,倚老摆谱尚且不能,何况今天的李云迪?其二,他酒后乱语,被王熙凤下令捆起来。凤姐下令原不过只是“捆起来”,至于满嘴塞上土和马粪,可就是站在一旁的小厮们的发明创造了。其三,凤姐和贾蓉等知道了他嘴里被堵秽物,便都装做不知。这样一个层层加码,一个放任不管,焦大的悲剧就是无边的死结了。

      蛮横的网暴是要不得的,对当事人,对国家都会贻害无穷。老虎咬死饲养员,是因为它把一切人都当成了坏人。对待李云迪,只能让法律去完成对他的教化。

      在中国,艺人是远离政治的,不炒作不会对普世价值有多大影响。

      当然这些不是李云迪可以放纵的借口。反过来他应该反思自己,你用手指震惊世界,还要用操守点亮自己。这个世界对艺术家有比聚光灯下有更严的标准,只有最高的自尊,才有最高的尊敬。

      对网民来说,你有满腹的话语或道德标准,也得尊重法律。如果李云迪真的被蹂躏的俯首呻吟,拖着一辈子阴影,会给你带来什么快意?当他好似一块抹布,被带着污秽,任高贵的手扔来扔去,使之与屈辱和绝望成为比邻,这就是盛世光明?

      没有一条河流不拐弯就能流入大海。

      假如一个民族总是轻视、忽略、甚至否定个人的尊严和价值,那么这个社会就充满是虚伪和欺骗。当年出轨的成龙大哥一句“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的道歉,人们立马原谅了他,你看,“大哥”一词就足以让人们掂出后人对他依然尊敬。

      今天,李云迪将会走出拘留所,我只想说一句,岁月如歌,音乐还在,我们还在。前进的中国,无数的我们,成长中的李云迪,一起努力吧,让我们心灵早点靠岸,让我们这个国度的耳朵配得上肖邦。

      2021年11月4日,秋尽冬来的时刻,大地上照常的哄哄闹闹,人们除非议论蔬菜涨价外,四海升平;美丽的深秋,谈资里没有什么新闻。但因为一位年轻的钢琴家,我们在思考一个人的操行和尊严的位置。

    【审核人:凌木千雪】

      标题:指尖分黑白,再奏惊肖邦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4698.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