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张爱平:“娘炮”与“女汉子”

  • 作者:张爱平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11-02 18:24:19
  • 被阅读0
  •   “娘炮”“女汉子”是当今网络上流行的两个高频热词。“娘炮”描述的是男子的女性化特征,如穿着打扮女里女气;说话一口娘娘腔碎碎念;心胸狭窄眼皮子浅等等;而“女汉子”标榜的是女子的男性化特征,如性格刚烈的假小子,行事霸道的野蛮女友,时不时作河东狮吼的悍妇等等。只不过,在现实的语境中,指称某个男人为“娘炮”,多多少少带点贬义,具有嘲讽的意味。而自称“女汉子”的女人,则明显带有炫耀的成分。

      “娘炮”虽属个别现象,但给人的观感很差,拉低了男同胞的平均分值。窃以为,娱乐圈可能是“娘炮”的重灾区。一些当红的“小鲜肉”甚至“顶流明星”,天生一张又白又嫩的女人脸。他们不光是行为举止看起来“娘”,他们的泪腺分泌也相当活跃,屁大一点事儿都可以让他们哭得稀里哗啦。这种与生俱来的表演天分,不让他们吃“青春饭”,还真有点屈才。有意思的是,他们演的一些角色同样“娘”味儿十足。曾经看过某抗日神剧,一伪政府维持会长的公子是个戏精,反串旦角成瘾,经典的“娘炮”;某谍战片一男性军统特务向上司汇报时,翘首弄姿抛媚眼,手里不断地叠手绢,一看就是地道的“伪娘”……真的佩服这些影视界的大佬,其胡编乱造的水平可谓登峰造极,误导观众的能耐堪称超一流!

      相较于“娘炮”,“女汉子”的名气要大很多。无论是分布的广度还是频次,“女汉子”足以覆盖不同地域不同行业不同场合不同年龄段。她们的“优秀事迹”包括但不限于满街追着自己的男友打个不停手;动辄呵斥教训自己的夫君;买包包时装化妆品一掷千金豪气冲天;爱上不分家的烟和酒一面吞云吐雾一面醉眼迷离……

      “娘炮”与“女汉子”性格扭曲的非对称现象,大抵也是当今之世“阴盛阳衰”的真实写照。您还别不信,咱们可以现场来叨咕叨咕。从生理层面上来看,女性的抗压性耐受力强于男性,女性的平场寿命亦高于男性(2021年数据80.5VS74.7);从体育层面来看,蓝球、排球、足球三大球,中国女队完胜男队。女篮即时排名世界第二,女排世界第五,女足居世界第十五位,占据碾压性优势;北京冬奥会出了一个拥有一半中国血统的谷爱凌,十八九岁的花季年华,冰雪运动健将,一线时装模特,超级学霸(今已成为斯担福大学的一年级新生),她的出现,让天下父母为之慨叹——生女当生谷爱凌!从职场层面来看,女性取得了与男性“同工同酬”的平等地位,且在政治生活中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在家庭层面来看,女性不但经济上独立,多半还执掌家庭财政,生育压力很小。虽然国家给了“二宝”、“三宝”的生育指标,但生与不生,决定权在女性手中。毫无疑问,当今中国之女性,彻彻底底地实现了全方位的解放。一改自母系社会(那时女性为第一性,男性为第二性)解体进入文明纪元以来,长期被男性压制,成为男性附庸乃至生育机器的历史。于是,在这一社会变局中,出现一部分“女汉子”并不奇怪。由此看来,“巾帼不让须眉”这句老生常谈还是有点低调,不如豫剧的那句戏词“谁说女子不如男”,反诘之间透出豪迈。

      相比女性的强势崛起,男性的处境似乎有点不妙。坊间甚传,如今的男人被生活整趴了,如今的女人被男人宠坏了。还有男同胞直言家庭地位每况愈下,竟然排在“老婆、孩子、狗狗(或猫咪)”之后,位次垫底。除却戏谑成分,男人身上背负太多压力山大,倒也是实情。“娘炮”的出现,或许是一种厌世避世情绪的综合反映。更有极端者,选择像泰国人妖一样变性成为女人。

      说到性格扭曲,男性受害最深。在封建社会的许多朝代,皇宫之内豢养着一大群阴阳怪气不男不女的太监。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为了寻求一条活路,十几岁即被“净身”(施以宫刑)入宫,服侍皇帝和后妃等各路主子。他们被剥夺男性尊严之后,生理和心理严重失衡。“公公”们明明没有那方面的功能了,却仍然偷偷地与相好的宫女做“对食”。为了报复社会,部分“宦官阉党”利用皇帝的宠幸平步青云,一旦大权在握,便到处为非作歹,坏事做绝。明代有个权倾朝野的大太监魏忠贤,这位不忠不贤的苦主,怂恿皇帝设东厂监控各级官员,成立私人武装,一面打击同僚残害忠良;一面鱼肉百姓横行乡里,罪恶昭彰,罄竹难书。

      当然,“娘炮”与“女汉子”,用时髦之语加以划分应视作“异类”。这种性格扭曲与家庭教育的失误也有关联。众所周知,90后独生子居多,一些家长对孩子过分溺爱,把女儿当小子养,把男孩当女娃待,久而久之,使得他们的心理在不知不觉间发生微妙的变化,一些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在他们成年之后仍然难以根除。

      其实,我国是一个有着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传统观念上还是讲究男女有别。汉语中的“男”是个会意字,“田”下出“力”,很直白;而“女”是个象形字,草书体呈现的就是一个女子两腿交叉摇车纺纱的场景。事实上,一家一户男耕女织,正是两千多年封建王朝经济格局的原生态。据《周礼》记载,先秦时期的男丁除了耕种、狩猎之外,还必须履行周天子规定的徭役(包括力役、杂役、兵役)义务——《诗经》有“赳赳武夫,公侯干城”的佳句为证。在那个诸侯混战、烽火连天的年代,我们的祖先不惧战不畏死,勇于从军,希望浴血疆场博取军功,然后封妻荫子,让家族后代安享荣华富贵。因此,那个时期的男子堪称血性男儿。可叹,而今的“娘炮”有些“逆天”,真到国家有危难的时候,这些人根本指望不上,说不准一个不留神就会变成“甫志高”。

      文人常把男人比作太阳,女人比作月亮,这比喻很形象。男性之美,美在阳刚;女性之美,美在阴柔。阴阳调和,才有“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之说。如果有朝一日男人都变成“娘炮”,分泌雌激素,端着瓜子脸,细皮嫩肉粉嘟嘟,走起路来凌波微步,讲起话来像蚊子叫,那还叫男人吗?如果女人都变成“女汉子”,分泌荷尔蒙,生着国字脸,浓眉髯须胖墩墩,走起路来大步流星,讲起话来打雷似的,那还叫女人吗?很难想像,果真有乾坤颠倒的那一天,恰好被复活的孔夫子瞅见,他一定会捶胸顿足,继而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或者干脆号令他的一班弟子“群起而攻之”,欲剿灭“异类”而后快也未可知。

    【审核人:雨祺】

      标题:张爱平:“娘炮”与“女汉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4525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