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徐蔚:我爱我师

  • 作者:徐蔚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10-13 17:59:19
  • 被阅读0
  •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尊师重教,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倘或老师与学生发生矛盾的话,毫无疑问,大家伙必然会一边倒地站在老师这边,必须的呀,还能反了天么?

      但凡事皆有例外,有的时候,学生和老师成为对头,最大的过错方却不一定在学生,而在老师。时至今日,我依然这样“顽固”地认为。难道不是吗?学生,尤其是未成年的学生,有点不懂事不成熟是很正常的,需要老师去教化去引导,也可以适当加以惩罚,但必须是以教育转化为目的,教人向上向好才对。如果视学生为对头,为害群之马,以打击整人为目的,甚至欲除之而后快,那就枉为人师了!

      所幸的是,在处于人生“叛逆期”的六七年中学生涯的前三年,整个的初中阶段,即便自己是那般的叛逆和顽劣,班主任老师仍然对我厚爱有加。一方面,是严厉的管理约束,戒尺打在手心的感觉现在仍然记忆犹新;另一方面,是耐心的引导,苦口婆心的话语岂止是几大箩筐?在老师的心目中,一直认为我是班里的一张“王牌”,迟早会打出来。可惜我终于还是辜负了老师的期望,进学校时名列前茅,毕业离校时,已经泯然众人矣。但无论如何,老师的言传身教以及对我的无限信任,一直铭记于心,一刻不敢或忘。谢谢您,敬爱的老师!

      再往前追溯到小学阶段,5年半时间(期间,安徽省从春季升级调整为秋季升级,多读了半年补充教材),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都是一个人,我的恩师——彭老师。彭老师不仅是我学业上的启蒙老师、文学爱好的引路人,更是如慈母一般,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如何去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尽管性情顽劣如一匹“野马”,然而终究被恩师驯服,乃至后来能够取得一点点成绩,均归功于恩师的教育培养。至今仍记得恩师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说我是她这辈子教过的接受能力最强的学生。老师的这句话,一半出于鼓励,一半发自内心。现在回想起来,时时觉得愧对恩师,同时亦倍感温馨。

      然而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即便是老师,这个人类社会最古老的职业,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也不可能尽善尽美。虽然我经历的大部分老师都以“关爱学生、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都值得学生尊敬。但我也确曾见过(准确地讲是经历过)为了所谓的“师道尊严”而不惜牺牲学生的学业,甚至为了一个莫须有的过错,罔顾学生的前途命运,逼其自动退学的老师!回想起来,仅仅是一次早读迟到而遭遇停课,继而发展至因拒找家长无限期停课,后愤而自动退学。该同学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当时成绩很不错,“学而优则仕”既是家人对他的希望也是大家对他的普遍预期,偏偏造化弄人,命运在那一刻拐了个急弯……尽管该同学现在过得很好,其本人也不再在意这件事(他自己所言,是否言不由衷不得而知),作为他的兄弟,我也早过了知天命的年龄,想想还是意难平!

      再往后,步入社会,需要学习的地方太多了,正应了孔老夫子的那句话“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于是,“老师”的称谓愈加频繁、适用范围也更加宽泛了:跳舞有舞蹈老师,下棋有棋类老师,写字有书法老师,打球有球类老师……在很多时候,人们是互为老师,在当好学生的同时,又在另一个领域努力演好老师的角色。好的老师,受人尊敬;差的老师,为人不屑。

      不觉联想起一副对联:“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这是清朝状元秦大士(号磵泉)的一副经典传世对联。字里行间,分明可以探寻到秦状元身为秦桧后人,既为先祖的不齿行为感到可耻,又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倍觉无奈。

      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啊。作为学生,在大多数时候,不可能择师而学。于是,我们尊重和怀念那些真心关爱我们、鞭策我们成长进步的恩师!至于发生在师生之间的那些不太愉快的记忆,这么多年过去了,该放下的就放下吧,就此忽略好了!

    【审核人:雨祺】

      标题:徐蔚:我爱我师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38589.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