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马银良:听琴记(外四章)

  • 作者:马银良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8-16 00:04:51
  • 被阅读0
  •   听琴记

      吾以为,世人凡鼓琴者,必择净室,择幽林,择水湄。伴清风明月,清泉翠竹。如此,方与道合,与神合也。

      居室对面,想必是一净室,因其常有琴声至也。而目视之,又不见其人,仅一窗丝帘闭合,夙夜不启。惟闻琴声萧散,时强时弱,时急时缓,疏漫空灵,温润醇厚。琴曲或雁落平沙,或高山流水,或渔櫵问答。真天籁也。

      一日,正阅《陶庵梦忆》。又闻琴声至,此曲甚猛,含嗔怨也。细闻,乃广陵散,绝调也。然,琴声突止,继而有声砰然,有声呜咽。吾拢书伫立,目滞而不明就里。

      是夜,无琴声而失眠,至二更方入梦。梦中有一弦窗前嘶鸣:“吾乃一断弦,身裂魂亦痛。琴男有别恋,琴女梦成空。二者吵复殴,借吾成气筒。琴弦何有罪,心音谁人听……”弦声泣血,成烟缕而绝也。

      醒,心神不宁。想琴之高洁,必嫁高洁之人。由此观之,并非据高雅之物者,俱是高雅之人也。是人之悲,或琴之悲耶?

      枯荷记

      毛村东南十里许,有荷池一方,一亩余。

      去岁秋末,吾与小儿赏荷。临行,小儿怪曰:“荷盛时弗赏,枯时偏去,有何趣耶?”吾笑曰:“小子不懂。”

      沿凸凹阡陌,曲里拐弯,方至。养荷者乃一老翁,长髯飘逸,精神矍铄,笑迎来客。吾随翁至池前,翁曰:“吾养荷数年矣。因偏爱食藕饮荷花茶而养之。”翁指一池又曰:“荷盛已过,盛时游人如织,拍照留影,枯时游人罕至,一池寂然。枯时赏荷,汝独一人也。盛景枯景不同,然世人只赏美颜而难悟其神也。”吾颔首称是。惟见一池枯荷,默然而立。枯茎根根,残苞朵朵,或叶俯临水,怡然而憩,或闲似戴笠,冷眼观天。或侧或立,为弓为箭。百荷百味,苍劲卓然。但见倒影牵连逶迤,涂抹如水墨长卷。恍惚间,直觉荷梗冉冉之由泥入云,悠然天宇。

      正感趣之浓,忽听小儿长息曰:“一池死荷,无聊矣!”方欲归,翁抿髯笑曰:“难得一趟,何不品一回荷花茶耶?”语毕,引吾至一室。取一炉,座一壶。水开撮荷花而泡之。遂饮,香韵尤绝。翁曰:“花枯而神不绝,香若神也。花盛而枯留其神,若人生而老留其气。枯荷一池,闲池信步,无怨嗟之戾气。花如此,人犹为红尘之长短而耿耿于怀乎?”

      吾与小儿伸颈侧目微笑,皆信然矣!

      夹竹桃记

      夹竹桃,假竹桃也。其叶似竹,其花若桃,又非竹桃,故名。

      夏日晚,款步庭院,大雨骤至。一隅绿竹摇窗,飒飒溢清骨之气;然,一隅竹桃,其叶似有泪飞滚,想必是有怨诉乎?竹桃竹桃,桃为俗艳,竹乃正骨,造物主为何把其生为一室?罪过罪过!

      回屋,铺一素笺,改一字谓之夹柳桃,把竹字取出,遗于松梅,岂不美哉!

      是夜,月影婆娑。恍惚间,一影忽至床前,一影伫立床首。床前是桃之一女,床首乃竹之一男。二影哭之甚痛,骂吾棒打鸳鸯,拆离冥界姻缘,责吾复名重圆。话毕,倏忽无踪。

      醒,大汗淋漓。方悟冒犯了上苍之愿也!罪过罪过!

      芭蕉记

      李渔于《闲情偶寄》中云:“蕉能韵人而免于俗”。一语觉醒,方知余如子猷,偏嗜竹而漏芭蕉也,甚憾。

      一日,与子步于阡陌,行至一塘,惟见塘外蕉叶招展,绿意盈目。子大喜,窥视无人,遂掘之一二,返家而植于盆。蕉非高壮,犹幼蕉也。蕉叶细而茎杆脩狭,风徐徐而腰身曼舞,如娥之媚也。雨淋淋而其声若鼓。叶上珠非上天赐,疑是叶孵化之,似瞳仁之亮也。又想,雨打芭蕉一语,不甚恰合,打字重矣,换一润字何如?蕉叶有意,流水有情。蕉焦时,天雨润之,土焦时,雨顺叶而润之于土。天地承蕉叶而融,大谐和也。

      几日过,芭蕉渐盛。而月余后,蕉叶呈黄欲枯,非水而救之。吾与子虽急,也惟见其黄噬绿至死耳。于盆中掘时,根撑满四围,有若根死拽盆底,费一时才出。方悟其乃窒息而卒。想其局促一盆之内,无气可透,非死才怪矣!吾自忏悔,晚矣!

      蕉尸弗忍弃之,让其顺颍水而南。祷其再复醒于云庵,活于岭南。如是甚善。

      执笔,改芭蕉记,为芭蕉祭。

      合欢记

      合欢者,又名乌绒,又云苦情花也。其形若扇,昼开夜合。每至黄昏,花叶相结,是谓合欢。

      嵇康《养生论》中曰:“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李渔《闲情偶寄》中又曰:“凡见此花者,无不解愠成欢,破涕为笑。”真乃花神也!

      一日,吾探访一友。见其庭前植一合欢,花呈蔫然之态,寂寂无语。友亦面显郁气,唉声不止。问之,乃是与妻结怨,僵至离散。

      吾致前秘语:移合欢于卧处,日光明媚至昏,便是汝与妻郁解之时。友甚疑。

      翌日,日照甚欢。友之妻正欲垂泪。忽听合欢迸绽,一女款步出蕊,笑意盈盈曰:“合欢有恨意,缘其别有人。江河易变,人心不古,乃世间常有。然,妻为花红,夫为叶绿,花不老矣叶不落,两情长相悦。花叶相结,夜夜合欢,才是人长久也……”语毕,已是昏黄。但见花叶相倚,拥而眠也。

      从此,吾友与妻,因花而增愉,花缘人而盛矣。相宜两不负,乃生之大美也!

    【审核人:雨祺】

      标题:马银良:听琴记(外四章)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24716.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