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罗真金:“二舅”不好当

  • 作者:罗真金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7-31 01:06:13
  • 被阅读0
  •   最近,北方一个小村的“二舅”因为从北京回来的外甥通过一个短视频曝光了生活,一下子火了。网络上、微信群里议论纷纷,评论“二舅”的,诗歌“二舅”的,都出来“说三道四”。在大城市里居久了的人,在机关里关久了的人,在各种名利场上折腾久了的人,似乎恍然醒悟,甚至羡慕“二舅”样的生活,忏悔式地检讨自己生活的“不是”,明白了自己长期被“精神内耗”,想归于“二舅”样的生活。

      “二舅”因为幼时一次医疗事故留下终身腿残,独身一人,在村里生活着,存在着。单调的生活让他学会了一些“小手艺”,他靠这些“小手艺”行走在村里,没有计划也没有压力地做一些琐碎的事情。那些事情很小,小到就是一举手就成。搞搞修理、看看风水、弄弄针灸什么的,这都是他自学的,做出来的也算不上什么精致,甚至显出土里土气的粗糙。村里人有他这样的人,感觉很踏实,很自在,很幸福。这些小事情没有轰动全村的影响,却一件一件地做下去,村民有事情了总会想到“二舅”,“二舅总会是有办法”,“二舅”成了村里人少不了的牵挂,“二舅”也因此过得有滋有味了。

      “二舅”火了,在外面出名了,村里人依然是村里人的生活,“二舅”依然是“二舅”的模样,每天起来,瘸着腿到小村里转悠。村民见着面,依然习惯性地招呼着,他也依然习惯性地有谁需要做什么,他就不用多想地做点什么,他心里很平静,就这样从早到晚,一个人的日子被他随意地填得很“饱满”。

      思来想去,“二舅”火了,是因为外甥在北京那地方“精神内耗”太多,想着“二舅”简单而纯粹的生活,生出许多感慨,通过视频一曝光“二舅”的生活,让小村外许多长期“精神内耗”负重者观后猛省,原来生活中居然有如此简单的幸福。

      其实,人生在世,所处时空不同,所逢境遇各异,所得天时地利人和迥别,自然生活状态也就天壤。“二舅”的人生遭遇悲惨,自幼被冤致腿残,孑然一身,踽踽独行,常人自是难以深解,而后命运赋予他生存的技能,他可在小小的村里,为他人做事谋生,赢得村里人的信赖,深得着村里人的感激,享受着最简单的幸福。有人说,想像“二舅”那样生活自由自在,又受人感激,那是多么幸福的憧憬。《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陆游言:“事非经过不知难”,“二舅”的生活艰难与幸福只有他自知,别人只知表象而不知其实质。而村子外的人,在万般境界中,观赏着另外一片耀眼的美景,享受着另外一番滋润的幸福,尽管许多时候都在折腾的“内卷”中沉浮,在无奈的“躺平”中过活,但倘若将你归于小村里的生活,归于“二舅”一样的经历,你定会有另一番感慨,自然“而又何羡乎”。

      一日,晨起到小区锻炼,偶听见两老者议论家事,一老者说自己从乡下来,儿女在外,留下乡里十余间房屋无人居住,现进城住小区,房子又很大,却只有两老居住,显得空空荡荡,清清静静,有的房间几乎没有进过,言语间尽是孤寂之意;一老者言说自己是因为拆迁而来,屋子却很小,一家子10几人在一起,又拥挤,又嘈杂,小孩子整天在一起又疯又闹,又哭又笑,起初很是不习惯,想起农村里,住着宽宽的房子,外面很敞亮,还种了许多果树,唉!两年多了搬迁房子都还没有修起,现在慢慢都习惯了,听得出几多无奈。

      散步于小区,看见一中年男人着休闲装,慵懒的模样,跟在一条白色小狗的后面;一家屋子的老人,神情悠然,提着水壶正在给其屋子外的花草盆景浇水,理着杂草;打扫卫生的中年妇女,挥动着扫帚,将边边角角的落叶扫进垃圾桶里,许是干活太累,满头都是汗水,衣服已经湿透了。

      转过一道弯,又见两花甲模样的妇女,坐在花台边闲聊,一位看上去显得有些高贵气,说自己退休后在家带孙孙,一个月退休金近七千,现在吃东西也斯文,吃多了不行,吃硬了也不行,想出去旅游,又走不动了,只好给孙孙买点玩具,或者零食吃,唉!年轻的时候,想什么没有什么,现在啊想什么有什么,自己又享受不了咯,听得声声叹息。一位看似着装朴实的妇女,但精神很好,面色红光,声音洪亮,她听得那位妇女说起,也不无感慨道,我们农村人就不行,我的退休金才一千多,一家人吃饭,还要给孙孙买吃的玩的,日子还是过得有点紧巴巴的,但娃娃些听话,每到周末他们会买很多菜回来,一家人吃得很开心, 管他的,这日子总比以前好,至少饿不到,有穿的,又有住的,住在这里,环境也好,空气又新鲜,经常听你们摆摆龙门阵,心情也好,她笑得开心。

      一个蹬着三轮车的清洁工过来,将三轮车停下,借着妇女的话说,你们算好了!我们每天早晚打扫卫生,扫地运垃圾,这太阳又大,快热死人了,垃圾池里气味很难闻,时刻都要去理整,有的人丢垃圾又是乱丢,招呼也招呼不到,有时还要被骂几句,我们这些人只好忍着,想来自己从山里面来,找份事情做也不容易,毕竟有一千多块钱的收入,每天在垃圾里再捡些盒盒、瓶瓶、板板、口袋、箱箱之类的,拿去换点钱,有热心的人还会专门给我些不要的东西,觉得这样的日子还是将就,总比在老家好,没有事情做,又没有收入。说着,他用脏兮兮的手拉起衣角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面有难色地淡淡笑了笑,又缓缓地骑上三轮车去运垃圾。

      我偶然想起曾经在建筑工地见着的一幕:烈日炎炎,在建的工地上,许多身穿厚衣的农民工正在爬上爬下地忙碌着,问他们为什么不穿短袖衣服,他们说太阳大,皮肤容易晒脱皮,又问不热吗?他们憨憨地苦笑着,咋不热喃?没有办法,要赶工期,热就热吧。看着他们头戴着布满灰尘的安全帽,正在搬运着砖头、水泥的那双粗糙干裂的双手,那黝黑的脸,就如非洲人的脸,黑黝黝的脸上汗水顺流而下。抬头望望火辣辣的太阳,再看看机器隆隆的工地,心中生出无限的感慨。晚上,散步到农民工的住地,看到一群光着膀子的男人,年轻点的,年纪大的,还混着几个穿着工装的女人,几个疯玩的娃娃。在点着灯的空地上,厨师整了几样很一般的大盆菜,摆在用木板临时搭起的长条桌上,桌上倒了几杯“烧二哥”酒,掺了几大杯啤酒,一个像是包工头的男人,一声吼,大家举起酒来,齐吼:干!干!干!旁边的女人仰起头来,一脸灿烂的笑,娃娃们在旁边嬉笑着鼓掌起哄。只听得那男人的喉结上下滑动,那“咕咕”的啤酒下肚声,似乎一股脑儿要冲掉了那白天的热,白天的累,白天的苦,释放的舒爽的嚎声,在有几颗星星的天空下,在暗黄色的灯光里,在粗糙糙的临时板房区飘来荡去。这一切,为了生活,为了那个家,为了那个娃,他们的苦,他们的累,他们那歇斯底里的乐,都在简简单单的心里发酵着,憧憬着,美好着。

      今年七月的天气,连续好久都没有降温下来,这不,今天天气预报说最高温度依然在37度以上,我的天,这怎么得了,往年可没有这样过,这地球气候真的“变暖”了吗?一位在贵州建筑工地打工的朋友发来微信视频,她是上次与几个朋友一起吃饭认识的,她原来是很有钱,老公是在国外做生意的老板,后来离了婚,她一个人拖儿带女,现在女儿已经大学毕业,自学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画家,儿子还在读初中,家庭经济很是拮据,为了保障儿子上学,她远赴贵州打工,每天都在工地了,与男人们一起,日晒雨淋,一个女人的日子着实难过。

      看到“二舅”火的消息,读着“央视网”上《二舅终将隐入尘烟》文章,吟着一位诗人写的《我也是二舅》,我禁不住想起平凡生活中的那些一个个“二舅”,我给诗人回道:“你是‘二舅’,却非‘二舅’般生活。”诗人回我道:“二舅都是普通人。”

      是啊!世间“二舅”多的是,回想自己的生活,不免生出感叹:“我不是‘二舅’,却亦如‘二舅’般生活。”也许我们心中还有太多的念想,所以心“患”得太多,自然“精神内耗”也就太多,“二舅”生活简单幸福,“富贵谁不欲?”现实生活的真实,有多少人甘愿做“二舅”,又有多少能够享受“二舅”的幸福,“二舅”可当,却不好当!

      “天地之间,物各有主”,现实于人是不同的,有些可以改变,有些是无法改变;能改变的积极改之,不能改变的积极应之,切不可养尊处优,应常居安思危。“人道我贱,非我不弃也;人道我贵,非我能也。”人生在世,不期时运,不望命运,唯修身养性,心胸坦荡,踔厉笃行,让自己的生活在有意义的平凡经历中更加饱满,让自己的人生在不虚而行中呈现更多精彩。

    【审核人:雨祺】

      标题:罗真金:“二舅”不好当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2388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