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燕羽:那些“草”儿

  • 作者:燕羽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6-10 00:43:21
  • 被阅读0
  •   流行歌手朴树曾演唱过著名的歌曲《那些花儿》,那些陪伴了他很久的“花儿”,已经在某一天被风带走散落在天涯了。而我的那些“草”儿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蒹为荻,葭为芦苇。在王国维“最得风人深致”(风,指《诗经》中的《国风》)的评价中,那些“草”儿,不只生长于两千多年前的《诗经》中,也常吟诵在我们的口头上。

      若说上面的诗句是借蒹葭来起兴、怀人,那“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就是借“荇菜”来起兴和表达男子对女子的追求了。再看“自牧归夷,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一个“夷”字,指初生的茅草,味甘可食。这普通之物却成了爱情的信物,令男子爱不释手,神魂颠倒。再读“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诗中的“葛、萧、艾”乃地表之母,而在此却是恋爱中最灵验的感应之物。而不得不读到的“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这应该算《诗经》里不可多得的爱情风土诗吧,其木瓜、木桃、木李已然成为定情果了。

      爱情,在《诗经》的香草、野花、藤蔓、果实中得以最接地气,最朴拙,也最有风情的表达。而关于婚姻呢?“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其中的“舜”,就是木槿花。男子幸福地看着与自己同车同行的妻子,像欣赏一朵美丽的木槿。这也许是对自己幸福婚姻的高调赞美吧。

      有爱情,有婚姻,就必然有思念。“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卷耳可食,女子懒心无肠备筐采摘,大半天了,筐未采满。这是卷耳惹的祸吗?不,这是思念惹的祸。卷耳成了思念的寄托之物,筐有多空余,思念就有多满盈。

      除了爱情、婚姻和思念在各种“草”间游走外,劳动更是在“草”间快乐地奔跑。“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译。”这位勤劳纯朴的妇人,视劳动为生命的享受,在山谷中采葛、熬煮、制衣,乐此不疲。“葛”成了她的心爱之物,从未曾厌烦过。

      这些“草”儿,就在《诗经》中扮演着可亲可爱,不可或缺的角色。可以说,没有这些“草”儿,就没有两千多年后我们还爱不释手的这本活化石《诗经》;没有这本活化石《诗经》,又哪去寻找华夏文明的源头呢?至少寻找起来困难大得多。

      《诗经》搜集了从西周初期到春秋中期的诗歌,形成最早的诗歌总集。而诗歌所辖内容主要分布在现在以河南为核心的中原地带,是那个时代的民间社会风情图。因此,那些“草”儿,就是河南的宠儿,就是中原历史、地理、文化的载体,就是华夏的根基啊!

      可是啊可是,我的那些“草”儿,现在如何?都去了哪儿呢?

      千年不遇的洪水来了,打着“烟花”的招牌,不在它常光顾的沿海发力,却神不知鬼不觉窜进了中原内地。于是“烟花三月下扬州”,变成了“烟花七月到郑州”。两三天的特大暴雨密集地向人间倾倒,像完成任务似的,把河南一带一年的雨量倒完。

      烟花儿,你为什么要瞄上中原,你也想找找问鼎的感觉么?如果在沿海,你施魔法让台风、暴雨肆虐,至少那里早已对这些见惯不惊了,也有抵御你的能力。然而,中原河南,一年内本来雨水就稀少,各种排洪、抢险设施又远没有沿海发达,人们因雨而生的灾难意识也不强,而你偏要向郑州施威、发力,于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从天而降。

      记不得是哪里,好像是下穿隧道吧。各种各样的车辆在隧道里拥堵,倾盆大雨已将隧道变成了河道,车辆沉于河底,而大片大片的蒹葭漂浮水面,一拥而过。

      那些美丽的荇菜,一朵一朵,一卷一卷,或冒出紫色的头,或平躺水面,也在城市的公路上快速翻滚、滑过。

      夷、葛、萧、艾们早已是本末倒置,乱成一团,在大水漫灌的底层建筑屋里推涌。

      木瓜、木桃、木李呢?随着雨水、洪水滚进了地铁车站。它们在车厢外撞击着,发出沉闷的哀嚎。

      灾难,这是人间的灾难,更是《诗经》的灾难!若是纸质的《诗经》被卷走、吞噬,那还好说,因为人们可以凭记忆口授相传。但是,《诗经》里的那些“草”儿,被连根拔起,所依附的土壤也翻江倒海,那将是难以修复的真正的灾难啊!

      两千多年后的《诗经》遇上这样的灾难,真是令人痛彻心扉,难以置信,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我们要拯救《诗经》,拯救那些“草”儿,其实就是拯救我们自己。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的那些“草”儿也像“那些花儿”一样,只不过不是被风带走,而是被雨带走,散落在了天涯。

      2021.8.3.

    【审核人:雨祺】

      标题:燕羽:那些“草”儿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21227.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