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赵树丛:仁心报国何鲁丽

  • 作者:赵树丛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4-06 19:15:09
  • 被阅读0
  •   3月19日,新华社播报了一条不幸的消息何鲁丽同志逝世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大姐、好医生、好领导。我们党失去了一位亲密朋友。

      我第一次知道何鲁丽这个名字,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粉碎“四人帮”后,中国在拨乱反正中进入了八十年代。那时距建党已有60年,建立新中国也有30年了。一大批党和政府的领导干部步入了老年人的行列,晚间电视节目上经常有开追悼会的新闻。一方面,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一些领导人要补开追悼会。另一方面,一些领导干部为补回文革缺失的十年,拼命工作积劳成疾,不时有领导干部在工作岗位上逝去。面对干部队伍的白发现象,陈云同志第一个向党中央提出了干部要“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主张。中央高度重视这件事,建立了退休制度,开始大规模地选拔符合“四化”标准的青年干部,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在各级领导班子中,经常有一些特别清新的面孔出现在主席台上,他们一般都有工程师、教授、研究生等等头衔。

      何鲁丽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脱下白大褂,从一名儿科医生走上了政府的领导岗位。先是担任北京市西城区副区长,1988年又从副区长的岗位上直接被选为北京市副市长。何鲁丽是北京医学院医疗系毕业的,做了27年的儿科医生,在小儿内分泌、小儿成长障碍方面很有建树。我爱人也是儿科医生,她读过何鲁丽在《中华儿科杂志》发表的论文,听过何鲁丽的学术报告,很为这位端庄大气、富有爱心的大城市大医院的大医生所钦佩,还向许多病儿家长推介过何鲁丽医生。何鲁丽当上了副市长,她和她那些小儿科的同事们都很欣喜,这个新闻就是她最先告诉我的。后来,我和何鲁丽当面交谈时,她已经是国家领导人了。

      2005年5月,作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的何鲁丽到安徽视察调研,随行团队中有现在的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革中央副主席李惠东,他当时是民革中央副秘书长。我和惠东是在山东泰安工作时期的同事、朋友。那时,我在泰安市政府任市长,惠东才36岁,是我们政府班子里最年轻的副市长,也是一个从政新星,他是副教授、博士,非党干部,还是少数民族干部。我们这个班子因为有惠东而富有朝气,他不时还能用英语解释一些经济学和新科技的名词案例,也让我们这个班子充满时代气息,在一起相处互为师友,感情颇深。

      在惠东的引导下,我走进了何鲁丽副委员长在合肥稻香楼宾馆下榻的房间。惠东报告说,“我的老班长来看望您了。”我连忙向她致意,“感谢委员长对安徽的支持和关心!”我浓重的家乡口音一下子引起了她的注意,也拉近了我们之间的情感距离。她高兴地说,“你乡音未改,是个真山东!我也是山东人啊。”她接着说,“我这一次来安徽,一是就公民道德建设方面做一个调研,这是中央交给我们党派的一个大任务,中央正在谋划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战略。二是来当啦啦队,力挺安徽在中部率先崛起。”

      2005年初,安徽省委省政府响应中央提出的中部崛起战略,提出了实施“861”行动计划。在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谋划下,举办首届中国徽商大会,打造招商引资促进经济发展的大平台。2004年安徽GDP在全国的排名大约是17位,2021年已经是第11位了。“861”行动计划、徽商大会,都是推进安徽经济跃升发展中的一些标志性事件。何鲁丽副委员长是应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的邀请,来宣布首届中国徽商大会开幕的。用她的话说,就是力挺安徽加快崛起。那次专程来力挺安徽的还有两位山东人。一个是著名相声演员牛群,他是因为有过在蒙城县担任副县长的一段痴情悲喜经历,凡是对安徽有益的事他都不惜一搏。另一位是影视达人倪萍,那时倪萍是大腕级名人,我奉王金山省长之命去请她,她硬是推掉了别的活动,来和牛群一起主持徽商大会的大型演出——崛起在今天。

      徽商大会后我和何鲁丽有了更多的交流,也知道了她是有法兰西波尔多血统的山东人。

      何鲁丽的父亲何思源,山东菏泽人。

      菏泽就是历史上的曹州府。何氏是曹州的大户人家,何家曾拥有皇帝御笔题写的“四世一品”。据说,现在菏泽的凝香园就曾是何家花园。到了何思源祖父这一辈,家道中落,何思源出生的时候,何家已经靠父亲行医和出租房屋维持生计了。

      “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这是何家祖上留下的一副对联。何思源传承了读书家风,克服重重困难,在1915年考上了北京大学的预科。北京大学是维新变法之后清政府办的京师大学堂,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产物。真正的北大精神,是在1917年蔡元培任校长之后,领风气之先,走上了中国思想上的“觉醒年代”。1918年,何思源升入北大文科学哲学。当时的文科学长是陈独秀,主讲老师是胡适、李大钊,他们都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何思源的思想也在这个觉醒年代大为觉醒。他在陈独秀主办的《新青年》上发表文章,和傅斯年等人创办《新潮》,还参加了那场深刻改变中国命运的“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也有他一份子。随后,他获得公费留学资格,到了美国芝加哥大学学习,又由美国赴欧洲学经济。先是在德国柏林,后又到巴黎大学,就是在巴黎大学与波尔多的女大学生何宜文相知相爱。

      何鲁丽出生时,她的父亲已经是国民政府山东省教育厅长了。在她还不能认清父亲的时候,抗日战争爆发,济南沦陷,不满三岁就和父亲分开,随母亲住进了天津的意大利租界。何思源担任了有“老厅长”称号的鲁北抗日游击总指挥。日本投降前,蒋介石任命他为山东省政府主席,其后又任命为北平市市长。

      在民国时期历任的北平市长中,何思源的任期是最短的,但他对北京的贡献是最大的。他积极主张和平救国,游说傅作义和平起义。被蒋介石撤销市长职务后,组成民意代表团与解放军接触,为北平的和平解放做出了贡献。1949年2月3日北平和平解放,解放军举行了隆重庄严的入城式。在这前两天,毛主席在一篇文章中评价何思源时说过,北平人民渴望和平解放。北平人民的十一个代表出城和人民解放军公开接洽。代表中有前北平市长何思源,他是过去山东国民党政府的主席,是国民党系北方派的干员之一。不管他过去做得怎么样,这一次做对了。代表了真正的民意。

      父亲曾是北平市市长的何鲁丽又当了北京市副市长,曾有记者以“父女市长”为题写了一篇介绍何鲁丽的文章。但何鲁丽认为,她能当市长,是党的信任和重托,不是什么家传。就她的从政背景来讲,改革开放的大潮下,党组织选择了一个在一般人看来是“非典型”的干部,本质上还是一个医生,一个知识分子。她刚当上副区长批文件的时候,经常和医生开处方一样,批在文稿的右下角,被同志们传为趣事。但正是她这种认真的科学态度,问计基层的方法,情系群众的精神,把分管工作做得十分精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大批知识青年回城,有许多大龄晚婚晚育的青年,而党中央又倡导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那时候何鲁丽在北京主管计划生育、卫生等工作,她在北京创建了第一所新婚学校,第一所孕妇学校,推介生理知识,倡导社会主义的婚姻观和生育观,直到现在这一举措还被人们津津乐道。

      1996年2月,民革中央主席李沛瑶在家中被一名武警战士杀害。已经是民革中央副主席的何鲁丽接过了民革中央主席的担子。这是她从政经历的又一重大转折。走上了参政党的主要领导岗位。工作重心也转向党和政府关注的重大问题、战略问题上。提建议写议案是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重要途径,对此她很专注。她说,不一般化的提问题,不提一般化的问题。凡是民革中央提的建议案她都组织深入的调查研究,广泛的民主讨论。在她担任民革中央主席期间,就科技兴国、城镇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反分裂法等方面向中央提出了建议。

      民革在安徽影响最大的提案是推动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造福沿淮人民的生产生活。

      淮河是皖北人民的母亲河。由于淮河河床两头翘中间凹的特点,再加上历史上黄河夺淮造成的入海通道不畅。水多水少问题一直困扰着皖北地区。进入80年代后,淮河流域乡镇企业的发展,水脏的问题又突出出来。突发性污染事故经常发生,鱼虾几近绝迹,甚至出现了“癌症村”。民革成员,安徽理工大学疏开生教授就此做了调研。在民革安徽主委战秋萍主持下,安徽民革提出了《淮河水污染治理的成效存在问题与对策》的提案。何鲁丽敏锐地觉察到这是一件大事。一直紧抓不放,还派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周铁农率队在河南安徽山东江苏开展了大规模调研。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了建议。国家在第十个五年规划中予以采纳。党中央对民革的建议给了特别的肯定。最高兴的还是沿淮人民。一大批污染企业的关闭面源污染的大幅减少,淮河水又向清澈转变,又恢复了鱼虾畅游鸟儿欢唱的景象。

      那次在稻香楼宾馆交谈后,我浓重的乡音给何鲁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我调到国家林业局工作,经常在人民大会堂、京西宾馆、全国政协礼堂见到她。她总是热情地和我打招呼,还向其他领导介绍,“这是我的山东小同乡,在安徽当过副省长。”她感情真挚,语言朴实,为人热情,总是让我心生感动。

      最后一次和何鲁丽的交谈是在2019年。那年10月,国家林草局和江苏省政府在南通市举办中国森林旅游节,我应邀到会作题为“中国森林疗养问题”的学术交流,还和何鲁丽、顾秀莲等领导同志参加了大会的开幕式。那时,她已经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岗位上退下来了,八十多岁,身体硬朗,谈锋甚健。我们聚在一起特别高兴,交谈的话题是山东、学医和为人民服务。

      她说:“你毕业的山东医学院前身是齐鲁大学医学院,我就是在这个医院的妇产科出生的,这个医学院的妇产科很有名气。”“是的,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的老师苏永宽、江森,都是在妇产科学界赫赫有名的大学者,直到现在还有工程院院士陈子江。”

      交谈中我感觉到,她还是很热爱医生这个职业。何家行医是她祖父在家道中落后为生计开始的,而何鲁丽学医是从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开始的。她的丈夫荣国煌也是一位有名气的外科大夫,我的书架上还有一本他主编的《外科手术技巧》,她的孩子是协和医学院毕业的,也是做医生的。

      她说:“纪念父亲诞辰100周年的时候,我去过一次菏泽。非常留恋那里,好像那里的一花一木和我都有感情。”我把话题说的轻松了一些,我说,“菏泽有三大特色,鲜花、美女、英雄。菏泽盛产牡丹,牡丹是花中之王。菏泽自古英雄辈出,水浒有一百单八将,您的父亲何思源和抗日名將赵登禹也是英雄。”我逗乐说:“您有中法血统,我见过您年轻时的照片,就像你的名字一样。”她说:“菏泽牡丹国色天香!赵登禹是大刀队的,那首《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就是写他的。他是真英雄,北京的赵登禹路,就是我父亲做北平市长时命名的。”她也认为父亲何思源在鲁西北抗日打游击是英雄行为,日本人曾在天津意大利租界把她母亲何宜文和她的兄妹四人抓走,逼迫何思源投降。何思源当众撕毁了日军的劝降书,向国内外发布日军把妇女儿童做人质的罪行,逼迫侵华日军头目冈村宁次放人。那真是英雄才能做出的壮举!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的妹妹叫何鲁美,那是真漂亮啊,但是遭到了国民党特务暗算,在北平解放前夕被炸弹炸死了。”忧伤之情,顿时让人语塞。

      我读过一本文学传记《书生报国:何思源传》。这是我的朋友孙丰华女士在任中共菏泽市委宣传部长时,组织编写的一套菏泽历史文化名人丛书中的一本,著名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还热情地作序推荐。丰华是我在共青团山东省委工作时的青年同事,她编的书我自然会有一套。我读了何思源先生的传记,更加理解何鲁丽仁心济世、倾身报国的精神,也更加敬重这位一心爱国的老大姐。正像在她逝世后,由中央审定的生平所讲的,“何鲁丽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作为我国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何思源之女,她深受父亲热爱祖国、追求进步、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言传身教的影响。”她的爱国情怀,是在血脉中流淌的!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一首传遍大江南北的童谣歌曲《鲁冰花》。我熟知的何鲁丽同志,就像那鲁冰花一样,纯真美丽,情牵大地。她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家乡。仁心报国,济世为民,奋斗一生。

    【审核人:雨祺】

      标题:赵树丛:仁心报国何鲁丽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1354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