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文学评论
文章内容页

其子:说海

  • 作者:其子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3-28 00:07:33
  • 被阅读0
  •   不知不觉,在这个海岛城市已经生活20多年了。习惯了空气的潮润、海风的轻柔、阳光的炽烈和带着海味的一日三餐,也习惯性地接纳了一年中关于海的所有馈赠,包括台风、巨浪或是乘船时的颠簸。正因为习惯,我却从不曾去细细地说海。

      海是什么样的,海是什么的颜色?有北方的朋友问起,我回答:海很大,无边无沿;海的颜色是变幻的,是黄色的、绿色的、蓝色的、红色的、黑色的。于是,关于谈论的话题,我们常从海的颜色开始。

      作为长江入海口的东海,敞开胸怀接纳了滚滚浪涛带来的泥沙,渲染了近岸海的颜色,然而就是这黄色且带些小浊的海水,却成就了东海美味的海鲜。于是便有了一排排临岸而建的夜排档,金灿灿的黄鱼、小眼睛的带鱼,白而透亮的龙鱼,黑玛瑙般的贻贝,滑皮虾、富贵虾、水白虾,琳琅满目的海货冲击着视线。有客自远方来,早早的安排,临窗而坐,夕阳洒落在绽放的笑容上,无数颗星星在海面上闪烁,海面沐浴在余辉的彩霞中,有渔船在海面上轻轻荡漾着归来。喧嚣中,暮色渐沉,醉意朦胧,风轻浪吟,看见大海的深邃,遥远处灯光闪烁,那是锚定了的家。

      走向深蓝一直是我的梦想,而伴随着梦想是难忘的经历和深刻的记忆。那年的那天,乘船向东出发,伴着风浪,经过一日一夜颠簸,轮船停泊在某个海区,走出舱室,为之一震,第一眼发现自己已被无边无际的大海包围了,目穷之处皆是海,一眼看不到边,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沧海一粟”“沧海一鳞”的词语心头涌来。定神的瞬间,我又被大海的颜色所震撼,那是一种怎样的蓝啊!一望无垠的海面如巨大的蓝宝石、蓝水晶、蓝绸缎,晶莹剔透,闪光发亮,它的蓝不是一纸图绘的浅薄,不是蓝色玫瑰的娇艳,它厚重而深沉,清澈且深邃,它是深蓝,湛蓝。那天我被眼前的景色一直激动着,忘记了颠簸,忘记了晕船,忘记了身体的种种不适,来回走动,立船首感受破浪前行的勇毅,去船尾领略白浪舞动的轻盈。突然有人呐喊,我们顺着他的指引,看见几只海龟,跟着我们一路前行,哦,大海的朋友。海上的天气多变,时阴时晴,时风时雨,即使无风雨的时候,因为有涌浪,海面常会泛起白色的浪花,船体摇晃的厉害,起初的新鲜和刺激渐渐消退,我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及时调整好心态。轮船在海上走走停停几日,每夜都是伴着海浪敲打船体的激荡声,在摇篮似的晃动中睡去。临返航的前一天,上午一阵风雨过后,下午天放晴,海面平静如镜,无丝毫的涟漪,太阳渐渐地照亮了身边的云彩,剥开了云的羁绊,从缝隙中射下千万道红色的光芒,霎时海面通红一片,圆润未雕的红宝石,“红海,红海。”身边有人激动地叫嚷不停,船舷边聚集了好多人,议论声、拍照声响彻一片。有人感慨地说,十几年船上生活,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海。我暗自庆幸。

      家安在了一个叫如心小镇的岛上,彩虹一样的大桥和绸带般的海面,是我每天的必经和必看。装修时,关于客厅沙发摆放曾与妻子有过小小的分歧,后来入住了,才发现按照妻子的摆放,坐在沙发能真真切切、清清楚楚地看到大海,看到了银光闪闪的大海,看到晚霞映红的大海,看到细雨朦朦笼罩的大海。阳台上,光洁明亮的玻璃门如一面镜子,在阳光的折射下,如海市蜃楼一般,将海面的景色放大了的呈现在眼前,我诧异和激动。此后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时常站在阳台上看着平静的大海,幻想着海面的上空能有海市蜃楼呈现,在画面中看到了故乡绿树成荫的村庄,宁静的院子和一群可亲可爱的人们。有时候,自己也笑话自己,一个西北的汉子,蹲蹴在阳台上,一边端着碗咥干面,一边领略着眼前大海的美景,如何的画面和意境啊!

      穿过门前的马路,有一条蜿蜒通往海边的绿道,5公里长的塑胶绿道,被涂成了海的颜色、草的颜色以及向日葵花的颜色,斑斓的绿道吸引了不少晨跑的、骑行的以及挽臂漫步的人群。在周末的午后,我们时常徜徉其中,一路上走走停停,目光追逐疾驰而行的快艇,捕捉低掠海面的海鸥,远眺对面海岛上迎风转动的白色风车。中秋节的晚上,在阳台上摆好献月亮的贡品后,与妻子去海边走走。海堤边昏黄的路灯已经亮起,明亮的圆月静静地挂在夜空,一束银光穿过夜幕倾洒在海面,波光闪闪。海堤边人很多,有观月的,拍月的,也有依栏自拍的,也有海大新生直接与家人视频通话的,那时那刻正应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景。妻子很是开心,拍照不断,回来后发了抖音作品。

      涨潮了,海水一浪追逐一浪,后浪驱赶着前浪,层层叠叠,向海堤奔腾而来,击碎在石头上,溅起千百朵雪白的浪花,溅落在头发上、脸颊上和嘴唇上,咸咸的,涩涩的,似汗水或泪水的味道。曾经自己一个人默默地伫立在潮水前,伴着泪水伴着对命运凄惨的哀怨,感受了海浪飞溅的浸湿。退潮了,海浪轻吻者海滩渐行渐远,海滩显露出他们本来的面容:细细的沙滩、鹅卵石滩,岩石滩、海泥滩。海滩上便有了石缝里找芝麻螺的人,沙滩上拾贝壳的人,泥滩里捡泥螺的人,岩石边垂钓的人。小螃蟹上岸了,跳跳鱼出洞了,它们引来了孩子的阵阵欢叫。有时很惊叹大海的鬼斧神工,大浪淘沙,成就了一个个美丽的海滩。就在我们居住地不远的另一岛上,有两个海滩,一个是细若粉状的沙滩,一个是鹅卵形的乌石塘。富有粘性特质的沙子,成就了一届届国际沙雕节的举办;玛瑙般惊艳的石头,吸引了一批批游客而至。

      说到了海,不由得不说那些世代靠海生存的渔民。每年的九月,禁渔期结束,东海的渔港上便会呈现千帆竞走入东海的壮美场景。渔民兄弟迎风斗浪,夜以继日辛勤劳作,换回了鱼货满仓的凯旋。记得一次随船出海中碰到了大风浪,船行进的很艰难。就在我们战风浪的行进中,远远的看到了一艘装着渔具的渔船在海浪尖起起伏伏,险象迭生。从那次后,我明白了渔民生活的不易,明白了餐桌上的海鲜来自不易。我认识两个做渔民的孩子父亲,因为住在同一小区,休渔期常和他们晚饭后散步。他们共同的性格是内敛少语豪爽大方。他们很少主动说起海上生活,隐约间能感觉到他们很辛苦。他们每次出海,背起的沉沉的行囊中,有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有亲人们对他们平安归来的期盼和祝福。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灯塔,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心海,有梦想,有努力,幸福就会像花儿一样盛开。

    【审核人:雨祺】

      标题:其子:说海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1289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