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杂文精选
文章内容页

一只猫掀起的波澜

  • 作者:落拓书生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11-12 00:02:24
  • 被阅读0
  •   一只猫掀起的波澜

      立冬了。晨昏的风,隐隐有一种刺骨的冷。

      八点多钟,到店里打完上班卡,处理好一些事,随即骑电车回住处。

      在电子门边停好电车,习惯性地往丽姐家那栋楼望了一会,神情不由得有点哀伤起来——那只叫容容的小猫再也不会跑下来,围着我打转,跟我一起进房里了!

      昨晚无助地看着它中毒死亡,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厄运何以降临到它身上。八点半时还乖巧地在房里吃猫粮,九点多钟它去巷子玩了一会儿,回房里后哀叫几声,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待我发觉不对劲时候,它正口吐白沫,全身抽搐,不让我抱它,靠近它。前后也就六、七分钟,它就咽下最后一口气了。抱起它尚有余温的身躯,一种锥心的痛楚如潮水般传遍我全身。失神间,有关于这只叫容容的小猫的事情在我脑海中渐渐连成一片。

      记得那是五月的一个上午,我回住处拿工作牌。回到电子门边,住处对面一栋楼的丽姐和她女儿走下来,忽然问我:“好久都不见你那两只橘猫了,是不是拿回老家了呀?”

      “三月份时,那两只猫先后不见了,不知是不是被人捉去了!”我苦笑着回答。

      “那么好的猫,可惜了!”丽姐叹息了一下,很认真地跟我说:“我家有只两个月大的小奶猫,你要是养,我把它送给你!”

      “好啊!”我急忙点头,加丽姐的微信,对她说,傍晚下班后我再去她家要猫。就这样,丽姐傍晚时分将她们母女俩取名绒绒的小奶猫送给了我。我纠正着说,小奶猫是公的,取名容容更为恰当。丽姐笑了笑,劝我先把容容关在房里几天,等它熟悉了,再让它去巷里玩。

      起初我也想照丽姐说的做,奈何我们住处太近,母猫又是放养着的,当夜跑到我窗子外,大声尖叫,呼唤容容,容容于是爬到窗台上大声尖叫,回应母猫。不忍它们母子分离,我起床打开房门和电子门,把容容放出去,让它与母猫团聚。自此以后,每天中午和晚上回了住处,我都拿湿粮去丽姐家那栋楼的楼梯角落喂这两只猫。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容容原本如成年男人拳头大的身躯变得像足球那么大,慢慢跟我熟悉起来了,胆子也是慢慢大起来了。有时吃完湿粮,它跟着我回住处,在房里玩耍或睡一会,才回丽姐家那栋楼。偶尔也在我房里过夜。

      一个薄凉的早晨,容容将一只“作恶多端”的老鼠从洗衣机底部赶出来,使我得以顺利消灭这只老鼠。

      母猫偶尔也跟着容容一起来我房里玩,不过,它警惕性很高,每次我刚靠近,它就立即跑开,不给我抚摸它的脑袋。容容显得温驯很多,不仅给我抚摸它的小脑袋,有时它还主动用小脑袋蹭我腿脚。我有时坐在床边看书,它枕着我的鞋面呼呼大睡,模样甚是惹人喜爱。

      有时看见它趴在巷子墙根下,陌生人走过身边也不躲开,我又好气又好笑,摸着它的小脑袋说:“你呀你,看见陌生人也不知道跑远一点,真是胆大包天,不懂人心险恶啊!”

      容容却是用小脑袋蹭我掌心,把我的警告当作耳边风。

      要上班的日子,我大多时候都是八点五十出门。有时看见容容从丽姐家那栋楼冲出来,往下跑,怕上班迟到了,我急忙关上住处的电子门,不给它进去。它有时追着我的电车跟到巷口,才又跑回丽姐家那栋楼。每天早晨它都是七点多钟来找我,在窗外尖叫着。若有人打开电子门,它就往我们楼里钻,跑到我房门前使劲地叫,直到我开门后才消停。

      后来容容似乎熟悉了我电车的声音,每次我回到住处电子门前,先是看见丽姐家那栋楼的感应灯亮了,接着,就看见它从楼里跑出来,飞奔到我脚边,“喵喵……”清亮的叫声中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喜悦之情。

      九月母猫生了三只小橘猫,容容来我住处更频繁了,有时一天来五、六次,常常是吃完就睡。我有时敲着它的小脑袋说:“容容啊,你是个男子汉了,要多帮妈妈照顾好弟弟、妹妹,不要一天到晚老往我这里跑!”

      说着,说着,我却忍不住笑了起来,感觉自己身上的孩子气也挺重的。

      印象中,有一天中午,因为下雨,我没回住处吃午饭。临近两点钟,丽姐突然发信息对我说:“小覃啊,容容不知道你今天不回来吃午饭,它一直蹲在你们那栋楼的电子门前等你回来,身上的毛都被雨淋湿了,也不懂躲一下雨。刚才我叫了它好几次,都不跟我回家……”让我极为感动。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时,忽然听到容容在门外叫,我起床打开房门,它就带着一只毛色与母猫相似的流浪猫冲进房里,这只流浪猫性情异常温驯,刚开始时我差点以为是母猫。

      经过两天的调察,我终于弄懂了流浪猫的来历。三楼一对中年夫妇捡回来的。自容容把流浪猫带进我房里后,流浪猫便住了下来,再也不愿回三楼。那个将流浪猫捡回来的中年妇女笑着劝我:“既然它愿意住你这里,说明和你有缘分,你就收养它呀!”我于是欣然接受中年妇女的提议,收养了流浪猫,给其取名点点。心里觉得流浪猫是容容送给我的一份礼物,甚为珍贵。

      回想领养容容的半年里,我曾动手打过它一次。当时是个午夜,听见它在巷里尖叫,我起床打开房门,随后打开电子门,让它进房里来,哪知它进了房里仍大声尖叫,吵得我难以入眠。我一恼火,直接朝它后背拍了一巴掌,因为用力过度,我感觉自己掌心一阵生疼,很是懊悔不该下手那么重。

      “容容,对不起啊,我真的不该打你!”这发自内心的忏悔显然来得迟了,巷子依旧如昔,却缺了容容奔跑的身影,“喵喵……”流浪猫点点爬到厨房的窗台上大声叫着,也许是闻到了我的气息。

      我恍恍惚惚地想起了父亲,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冬夜。那天中午,哥哥打电话跟我说家里的母牛和小牛不知怎地死了,叫我晚上打个电话安慰父亲一下。晚上我打电话给父亲时还不到八点钟,父亲却已经睡了,让我很意外——老人家很爱打牌的,晚上不到十一点钟,基本不会回家睡觉。

      “睡那么早,你今晚不去商店打牌?”我在电话里问。

      父亲一边咳嗽,一边说:“我今天有点累,想早点睡……”沙哑的声音在冬夜里有几分苍凉的味道。我却没多想什么,以为父亲真的有点累,急忙挂了电话。

      ……

      十多年后,在异乡一条幽静的小巷子里,一只猫的死,掀起过往岁月中的那些波澜,让我蓦然明白那夜父亲根本不是累,而是伤心,以致不愿出门打牌。毕竟,那两头牛陪伴过他很多个日日夜夜,突然没了,怎么会不伤心啊!

      就算世间没有“感同身受”这种说法,也总有一些难以言喻的痛存在,存在于当事人的身上,极难磨灭。用心感受,是能够理解的!

      人活着时,终究是个不断失去的过程。“一旦拥有什么东西,多加珍惜吧!”这样想着,我忽然想回一趟家,看看母亲,看看她养的猫了……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一只猫掀起的波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5195.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