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杂文精选
文章内容页

姜贻伟‖丸石斋记

  • 作者:姜贻伟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11-12 00:02:15
  • 被阅读0
  •   我的书房,取名叫丸石斋。这已是十三年前的事了。

      开始,我叫它玩石居。因为有一天我突然在书房里玩起石头来了,但石头不是奇石,也不是丑石。奇石难觅,我没功夫,有功夫也不会去,我人懒。偶尔去了,我也不着意去找,我还怕苦。花钱去买,我又没钱。即使有钱,我也不买。即使贱卖,我也不买。总之,奇石与我无缘。就好像你不是戴安娜,就嫁不了查里斯,光想或者不想都是无用的,想到了最后还是无用的。缘就是缘。丑石呢,丑石其实不丑,奇形怪状谓之丑,丑到极致就是美了。殒石丑啊,但值钱,值钱就不丑了。所以,有人就以丑石作文,先贬后扬,欲扬先贬。到后来,大家就明白了,丑石是块值钱的美石,文章是篇耐读的美文。而我玩的石头,不仅品种单一,而且无美可言,无奇可道,无丑可叹,亦无须出钱出力,到处都有,俯拾即得。

      那是卵石,极普通的,普通得只能和水泥搅拌。搅拌成混凝土后,它最终连自己的形体都没有了。我就和这样的石头玩起来。这就是缘,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那是一九九一盛夏的一天,我搬了新居,又打了新家具,房子虽没有装修,但感觉全新,单等着妻儿从资兴搬过来。但他们一下子还过不来,电视也没有,就一个人守着偌大的三室两厅,手里拿着一本书,埋在书房的沙发里,望着白惨惨的墙壁发呆。墙壁上一无所有,无画,无字,无饰物。不是没有字画和饰物,就是不想挂。我不想书房的书香味跟女人的香水味一样浓,我也不想把书房弄得像展览馆似的。除了俗气,还因为我既非名人也非学究,有点怕名不副实,有点烦装腔作势。于是,就让墙壁裸着,裸着还真实些。

      但有一天中午,我发了癫,突然装了一铁桶卵石提回家。卵石是砌这栋楼剩下的,被丢在楼后一块杂草丛生的荒地上。下班时我偶尔从那里经过,就发现这堆刚才被一场大雨冲洗过的卵石,竟是如此的活泼可爱,赭色的、青色的、黄色的、白色的、黑色的卵石,仿佛都在跳跃着,把我的眼睛都撩乱了。我还发现,从整体上看,卵石呈椭圆,它们所有的线条都是柔和的,但是它们也有各式各样的形状,长的、方的、圆的、奇形怪状的。它们的花纹就更不一样了,千姿百态。有的还有裂口和裂缝,在向我扮着怪样子。但是,它们没有一块是特别出众的,没有一块够得上奇石的标准,但它们就这么快快活活、热热闹闹地在一起,穿着它们自己喜欢的鲜艳服装,在雨水中嬉戏。它们就好像一个遥远山寨的寨民,只有悠久的历史,没有辉煌的记载,从来没有出过秀才、状元、文官和武将。但是,它们就这样实实在在地有滋有味地生活着,从不去想外面精彩的世界。我深深地被感动了,就想分享它们的快乐。

      我把它们倒在书房的地板上,到了晚上,我就和它们坐在一起,在日光灯的照射下,一块一块地瞅着,欣赏着。渐渐地,我进入一个彻悟的境界,发现自己与它们之所以能相近相亲的的原因了。那就是,我们 同处一个地位,我是俗人,它是俗石,但又都不俗气。岁月虽然磨掉了我们的棱角和锐气,也彻底清除了我们身上的软骨,每一处因此变得无比的坚硬。我们有自己的生活原则,普通人就过普通人的生活,凡事既要对得起自己,也要对得起别人,更要对得起良心。就这样,我久久地和它们交谈着,谈得热烈、深刻而又轻松。

      忽然,我又有了新的想法。我们要永远有自己的快乐,就要学会享受生活,更要学会自己给自己找乐子。所以,我就创造了一个游戏,高高兴兴地和它们玩起来了。我找来了打家具时剩下的半瓶树脂胶,和一些三胶板的边角废料。然后,我就在它们这些大至拳头小至黄豆的卵石中挑来挑去,拼成一只狗,或一个女人,或几个和尚,或其他。这些造型或具象,或抽象。构思成型后,我就用树脂胶将它们粘在各种形状的板子上。我惊异这胶水的强大的粘合力,十几分钟后,它们就被粘住了。接着,我又在三胶板上涂上各种鲜艳的色彩,作为它们崭新生活的背景。这样,我就可以请它们上墙了。于是,它们就一个接一个地走了上去。开始的时候,它们非常羞涩,非常惊诧,怪,我们几个怎么就变成夫妻了呢?那几个伙计,怎么变成猴子了?嘿嘿,他们两个在打啵!我还让它们看见了或尝试了它们从未见过或从未经历过的生活,比如让大脚板玩起了足球场上的倒挂金钩,让大块头参加NBA选秀,让天生有个聪明脑袋的抽着雪茄在作关于宇宙的哲学思考。当我向它们解释这一切时,它们由惊愕转为惊喜,一个个笑得满脸灿烂!

      但于游戏的创造者,我却累得一塌糊涂。这种寂静中近乎疯狂的游戏,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心力的绞榨!就好像电游的编程者,必须懂得所编游戏的乐趣所在,同时要动用自己全部的脑力和精力乃至体力,让游戏获得玩者的认同和赞赏。我很快就累倒了,每天从晚上七点到十一点的制作,几乎每一秒钟,我的大脑都在作高速运转,身体消耗的速度不亚于百米赛跑。第十五天,我已精疲力竭。那天晚上,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体一歪,就倒在它们的身上睡着了。

      别人是很难想象当时那种情形的,这只有我知道。当我一觉醒来以后,望着墙上那六十来个已经凝固的卵石摆塑,我仿佛从一个梦幻的童话世界里走出来。在嘲笑自己的幼稚和疯狂之后,我又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惬意和满足。毕竟,这是我智慧和劳动所获;毕竟,这些不能登大雅之堂的小玩艺,不是每个人都能摆出来的,甚至连模仿都不能。

      二00四年八月

      通讯地址湖南郴州日报社(邮编著423000) 电子邮箱czrb_jyw@163.com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姜贻伟‖丸石斋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5194.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