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杂文精选
文章内容页

盛夏赤城情

  • 作者:黄皮人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9-21 12:12:15
  • 被阅读0
  •   正值盛夏,好友高岸、艾霞夫妇打来电话,热情邀请我与夫人去赤城休闲避暑,我没有丝毫犹豫和客气,当即应允于第二天驱车欣然前往。

      今年确实热,热的狂躁,热的张扬,从每日的天气预报示意图上不难看出,全国许多地方“热”得一片红,用施耐庵描述的“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往年,我总是自豪地对武汉的亲朋好友说,北京白天热晚上凉快,好歹能够睡个囫囵觉。然而今年却不尽然,白天热,晚上照热不误。热得无奈,只有24小时开空调解暑,谁知刚过几天身体出现故障。刚开始是脚的踝关节酸痛,那是几年前崴脚留下的后遗症,痛得不能走路。继而是手臂的肘关节酸痛,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类病灶,痛得不能拿东西。

      夫人说这是空调病,于是果断调整,白天开空调,晚上睡觉前关空调。然而,几乎每天的半夜时分,我总被热醒,汗流浃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于是,常常伫立于窗前,享受微微的一点凉风,面对酷热的夜空,感叹“避暑恨无双羽翰,银河亦恐浪花乾。坐来已倦还临水,卧去无眠复倚栏。”

      好友此时打来电话,正中我下怀。自退休以后,时间有的是,每年夏天我都要去北京周边城市避暑,张家口无疑是首选。那里有草原,不仅天地辽阔风光旖旎,而且气温凉爽闲适宜人。更何况那里还有热情好客、纯朴厚道的朋友,自然环境与人文情怀皆有,何乐而不为?

      我与高岸是同事,在一起相处了近30年,退休后往来也十分密切,可以说是金兰之好、管鲍之交。我俩有相仿的年龄,他属龙、我属马,都是五十年代的人;我俩有相同的经历,都曾当过兵、都是外地人定居北京,都在首都公安部门工作了几十年。更重要的是,我俩脾气秉性相似,直率、干脆;兴趣爱好相投,文学、旅游。

      他的老伴艾霞是赤城当地人,自退休后他俩过起了“名副其实”的候鸟生活:冬季在北京,夏季在赤城,春秋两季外出旅游,随遇而安。现在的老年人就是任性,从物资生活到精神生活都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属于会享受型!这是国家安定、富强的使然。

      赤城县,隶属于张家口市管辖,毗邻北京市延庆区。清早从我家驱车出发,行驶不足200公里路程,上午抵达高艾夫妇家。便捷的交通拉近了两地的距离,夫人感慨道:真快!从我家到大弟密云太师屯的家都需要两个多小时。

      这是一套大三居室,足有150平方米,与北京的三居室不可同日而语。主人为了迎接客人,特地将主卧腾出来,并且床单、枕巾、被子全都换洗一新。我与夫人受宠若惊,虽再三推辞,但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笑纳了主人的一片诚意。

      赤城城区不大,人口不多,汽车寥寥,街面上无一交通岗亭,也无一警察站岗。整个城区处在一块偌大的、不规整的平原上,无论站在城区的什么地方,环顾四周,均是连绵不断的群山,有的波涛起伏,有的峰峦叠嶂。这些山不高,但植被茂密,苍翠葱郁,就像一道道绿色的屏障,护卫着这片土地。

      不知何故,这里的饮食、文化受山西的影响较重,餐馆里的菜肴、主食都带有极重的三晋元素。我们去的当天,高艾夫妇为我们接风,去了当地一家非常有名的餐馆就餐,菜肴就有山西的过油肉、黄芪羊肉汤;主食有、莜面卷、猫耳朵等。

      饭后,夜幕降临,华灯齐放,沿河两岸建筑物上装饰的绚丽灯光倒映在清澈的河水里,烘托起每日夜生活的来临。我们沿着汤泉河畔散步,这是县城最热闹的一条街,河岸建有绿化带、步行道、中心广场和灯光、音乐喷泉,许多居民在这里跳舞、唱歌。我们惊奇地发现,当地许多居民演唱的是晋剧,但凡唱晋剧的地方,围观的人最多,喝彩的声音最响。

      这里气候凉爽,超出了我的预期,至少比北京低8至10度。我到达赤城的当天,睡午觉时被冻醒了,那天北京35度,这里虽然预报32度,但凡是阴凉的地方就有冷风吹拂。晚上睡觉时我还纳闷,为什么主人给我们准备被子?北京的夏天被子早就束之高阁了。结果,夜间还真用上了,最冷时不得不将窗子关严实,风嗖嗖地刮得真欢。若是晴天,夜间一般温度在18度左右;若是阴天或下雨,温度下降至15度左右。

      据说今年夏天许多地方的气温都突破了最高记录,赤城也是如此,但很有节制,绝对在人体感到舒适的范围。我在这里呆了10多天,身上没有出过汗,正值盛夏之际没有炙热的烘烤就是一种惬意的享受。这里寻常百姓家、商场、店铺,一般没有空调,那玩艺在这里只是一种摆设。于不知不觉中,我的裸关节、肘关节酸痛的毛病也消失了,看来天然的温度要比人为的温度更有益于健康。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没有蚊子,苍蝇也绝少,即便白天或晚夜敞开大门、窗户,也不用担心蚊蝇侵入家庭领地。那一日早晨散步,我特地在林深草密的山上、潺潺流水的地头逗留,想以身试蚊,谁知半个小时过去了,蚊丝不动,令我好生感慨。要知道,我的皮肉最遭蚊子叮咬,以往每年身上包痕累累,奇痒无比。

      这里的人谦和有礼,民风纯朴,我深有感触……

      那一日,我们驾车外出游玩归来,突然天降大雨,路过住家附近的一超市,顺便停车买东西。超市门前停满了车,其中有一辆警车正闪着蓝色的灯光,马路中间站着两位民警正在执行临时勤务。我们将车停在超市对面的胡同口,两位女同志举着雨伞去超市,唯恐违法受罚,她俩特地向民警言明,进去买完东西就出来,司机守在车上。民警见状,特地跑到我们车前,告诉我们,他们挪开警车,把车位让给我们。于是,我们车位对换,他们把方便让给了我们。事情虽小,体现了一种人文关怀,警民关系原本就是鱼水之情,彰显于赤城街头的风雨之中。

      又一日,我们来到一条小溪边,观赏露营烧烤的房车基地。此处有大片的农田,阡陌地头各种野菜疯长,鲜嫩嫩的枝叶令人垂涎。同行的女同志喜欢凑热闹,大把大把地采摘起来。一农家老汉走过来,指着田间说:“你们到田里取菜吧。”

      此时正是生菜成熟的季节,田里一片绿油油的圆心菜,十分密集而旺盛。我们问:“多少钱一斤?”

      老农说:“不要钱,搁在田里也烂了,随便取。”

      于是,我们得到了意外的收获。有些事情,不能用金钱衡量,只要给予是发自内心的,就能温暖人心。

      周女士是艾霞的闺蜜,与我们第一次相识,以前是县晋剧团的演员,退休后自己办了一所幼儿园,工作十分繁忙。我们去赤城的第二天,她一直带领我们外出游玩,并执意要请我与夫人去她家做客,高艾夫妇作陪。由于当天时间紧迫,她熬了一锅小米粥,蒸了一屉花卷,拌了几个凉菜,就在她家院子里隆重开席。多么实在简朴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时针指向9点,我以为可以散席回家了,因为一般情况下这个时间我sc睡觉了。谁知这仅仅才是开始,周女士从屋里搬出一套音响,开始了家庭卡拉0K音乐会。这时我才明白,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那套音响绝对具有专业水准,即便在露天,音质也特别棒。然而,我却十分担心,因为此时是夜晚,唯恐惊搅周围的邻居休息,这一带都是平房,住户稠密。

      几曲过后,平安无事,一切正常,我也踏实了。此时,明月高照,星河浩瀚,夜风清凉,盛夏优雅的环境和赤城热情的主人深深感染了我,也放声高歌起来。音乐最能调动人的情感,尤其是与真诚的朋友在一起,那些发自内心的声音通过时缓时紧、时高时低的节奏释放出来。我们的情绪随着一首又一首的歌曲高涨,当音箱蹦出动感十足的强烈音符时,所有的人索性围成一团边唱边跳了起来。我们忘情地唱,纵情地跳,一群六七十岁的老人仿佛变成了二三十岁的青年,快快乐乐地释放自我。

      快乐的时光显得特别匆忙而短暂,一晃过去了十多天,依依辞别赤城时,我对高艾夫妇说,明年盛夏我们还要来。他俩说,赤城就是你们的家,随时来。

      是的,赤城再见,赤诚永恒!

    【审核人:站长】

      标题:盛夏赤城情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33890.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