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杂文精选
文章内容页

田野散章(五)

  • 作者:邑林樵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4-07-08 15:28:19
  • 被阅读0
  •   来自- 中国 田野散章(五)

      文 / 卢建文

      ◎仰望蝼蚁

      蚁窝,筑在乔木林中树的枝桠上,状如球,灰黑色,可望不可及的高度。好一个智慧、力量、奇妙的坚固堡垒,蚂蚁的神圣王国!

      一群什么样的蚂蚁?(一个什么样的非人世界)

      不经求索的疑问,注定没有结果。对它若抱任何企图,也将是徒劳。感恩上帝,给蝼蚁一片小小的天地。而牵挂,诱惑,烦忧,恐惧,联想,和我一路相随。

      蚂蚁把自己的主权、旗帜和灵魂,高高擎起,它的苦心,卑微中彰显了生命存在之大义。

      大自然有太多的些小、太多的未知,值得注目。多点求索,就多点收获。

      仰望蝼蚁,是今天野外徒步的最大亮点。为了进阶高处,它们有的攀高筑巢,有的长了翅膀,有的正苦苦寻觅,进化骨骼。思考蝼蚁,给我观念上(此生如蝼蚁)以质的飞跃。杜甫《古柏行》曰,“苦心岂免容蝼蚁,香叶终经宿鸾凤“,有轻蔑蝼蚁之意,我不以为然。

      我想象着,蝼蚁,是远方一雄鹰,是今日一过客,是天地一家国。

      ◎邂逅鸟巢

      春风不匿行踪,群山得意清明。

      阳春季节,一场邂逅,正悄然而至。

      那天,向山里徒步,临近清明时节,那处灌木丛,旧叶落尽,新叶萌发,气息撩人。那时,路已无路,大家停步笑谈、观望、等待前哨的前行呼喊。那瞬,稀疏的枝蔓间,一幅巢型立体画图推入眼帘。

      简陋粗糙的小鸟巢,令人振奋的生命篇章。

      小鸟巢空空如也,茅草结构,经纬分明,韧性十足,大小不过三寸,寸余深浅,都是山野普通的草秆针叶。(拜老天所赐,鸟儿没有贪婪细胞、非分之想。)

      这是旧年夏天的鸟巢吗?今日看来,鸟去巢空,其使命已然完成,它将在岁月的风雨中消弭无痕,化为尘土。那些从此巢飞出的小鸟,正待枝繁叶茂,另择佳处,编织爱巢,生卵孵雏,操劳奔波。那些枝上新巢,结实,隐蔽,温暖,充满勃勃生机。

      鸟鸣林中,清丽婉转,激励春秋心事,它们的每一声鸣叫,鲜活我邂逅的鸟巢。

      ◎英姿并立

      在水库边,我说起途经的那个山塘。

      山塘的坝身,刚刚被水泥砂石包装加固,穿上了新的外衣。坝高不过数米,坝底宽几乎与山塘大小。能蓄多少水量,承受多少水之冲力,有无效益,明眼人一看便知,不值得如此劳民伤财,重新投资。宋兄很有同感,相投地谈笑。

      宋兄与我,一前一后,相谈甚欢,从水库尾走到水库大坝。水库被铁栏杆圈了,不能进去,只能隔栏观望,他发泄牢骚,嗓门高了许多。我想,宋兄对水库似有特殊感情。还是走过库尾水溪时,他就喝了几捧溪水,大声称赞溪水清甜,神采飞扬,声薄云天。到了坝址处,他不停地拍大坝,拍坝旁原来水库管理站那些旧房子,说要给他二叔一个交代,这是老人念念不忘的水库,几十年前工作过的地方。现在他的二叔已经年迈,腿脚不便了,靠轮椅活动。我怕房子不安全,阻止他进去,终究没有劝住。他不顾安危,躬身进房的果敢和虔诚,令我遐思。

      一排低矮、破旧,将要倒塌的危房,门窗朽毁,砖瓦坚强,标语依稀,诉说着曾经的红火。我跟在宋兄后面,拍下了几幅照片,心情有些低沉。宋兄的眼里,却分明盈含泪水,他躲避我的目光,归时变得一路寡欢少言。他是一个感情充沛、明白事理、正直公道的人,估计他他不会把在水库的见闻告诉他的二叔。这些破旧的房屋,在未来的某一天,将不留痕迹地消失。

      历史或现实的(悲欢离合)变迁,是不该被忽视的。

      如何把山塘水库嵌入文字,构筑我所见证的一页新章,我还想,让那些平凡可贵的血与水,并肩站成生命的伟岸英姿,流淌在岁月的浩浩长河,有自己一分当仁之责。

      (2024.3.31.)

    【审核人:站长】

        标题:田野散章(五)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86373.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阅读记录

          关注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