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杂文精选
文章内容页

没有判断的判断【作家子音】

  • 作者:子音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2-05-12 18:59:22
  • 被阅读0
  •   昨天女儿突然很兴奋地叫了起来,她时隔一周终于收到了她表妹的回复信息。事情大概是这么一个事情:一周前女儿给她的表妹发了信息,她表妹没带手机没能及时回复,女儿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我语重心长地对女儿说:“我们仅从自己的真与善出发,不要去臆断别人的行为,更不要去揣测别人的想法。”这里的真与善,是指人的自然的观念属性,倘若在哲学范畴谈论它们,则一部分是先验性的,一部分则源自实践经验。热心的读者会发现,这个思想与我之前的“不去定义”是一脉相承的。的确如此,这也与我提倡的“撕掉标签”殊途同归。今天我以“没有判断的判断”为题继续谈论这个话题,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呢?这个问题我不会回答,因为我并不会去判断自己的行为。

      昨天有网友说:“你的文章感觉很棒!”我对她的赞美表示了感谢。她继续说:“你有没有想过成为一个正式的签约作者啊?”我说没有。她鼓励说:“(我)觉得你写的很不错啊,没考虑一下后续发展吗?”我笑着说:“我只是一个闲人,不发展了,因为发展与我不认识,我也不想认识发展。”她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样子:“都开始写了,没点成果不遗憾吗?”我无奈地摆摆手说:“我不认识成果,我也不想认识成果,我于世界是漠不关心的。”她反问道:“可是现在的世界就很现实啊。”我笑着说:“我更现实。”她表示了强烈的怀疑。我继续笑着说:“(我要)用现实打败现实,我只想爽。”她丝毫没有放弃的迹象:“但是成为签约作家也很不错啊?”我说我已经很爽了。她再次尝试鼓励我说:“不是该有更高的追求吗?”我苦笑着说:“人不能奢望去突破极限,否则会爽死了。”这时她向我抛出了一个灵魂问题:“已经实现了现阶段的任务不再去突破下一个,不该空虚吗?”我笑着答道:“所以我一直不完成任何任务,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就不去接(受)任何任务。”她把我逼到墙角继续反问道:“可是这不是任务啊。”我只好喘着粗气答道:“但你在告诉我一个机会,我把把握机会当作任务,所以我坚决不把握机会,让机会白白溜走。”她只好哈哈哈哈地说:“好吧好吧。”我看出了她的执着,诸君应看出了我的耐心,我也看出了诸君的耐心。

      上面这段对话虽有不少调侃成分,却也透传着我一些真实思想。社会倡导人们追求更多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儿,为什么呢?因为人人都有贪欲,所以我们总想要更多。然而我们不得不反思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物质已经很富足了,已经够吃够喝了,我们还在追求,还在疲于奔命,难道就没有极限吗?我可以坦白告诉你,社会物质文明的发展需要这种思维,需要这种思维去控制着每一个人。有网友感慨曰:“明知是韭菜命,却也无法摆脱。”我这里要纠正一个倾向,在这样的文明里,没有人不是韭菜,区别仅仅是割与被割。今天你被割了,说不定那一天你去割了别人。这一切看起来很荒谬,其实人类文明就是一部荒诞不经的舞台剧。没有追求的人空虚吗?不空虚吗?事实证明,基于普遍之人性,失去追求的人会感到空虚的。何炅曾讲过一件这样的事:一个追星人,多年来他一直有个愿望,和他的偶像见上一面,那次他终于在韩国实现了这个愿望,出乎意料的是,他还和偶像合影了,事后他不无感慨地说,他的心一下子又空落落的了。《儒林外史》里严监生临死时伸着两手指,迟迟不闭眼。有问俩亲人未见面?有问俩心事未了?有问二两银子尚未交代明白?均摇头。其妾赵氏说:“我知道老爷您的心事——可是油灯里多点了一个灯芯?我这就拔掉一根。”严监生吃力地点点头,咽了气。可见人活着的确需要一个真实的想法,倘若万念俱灰或心满意足便唯有死路一条了。

      我不禁想起了放荡不羁的唐璜。他以占有最大多数的女人的肉体为人生追求,他要不断地征服女人来满足他的男性虚荣感。我做了个大胆假设,唐璜终有一天无法征服任何一个女人,那时候他肯定会坍塌的,他会感觉被世界抛弃了。浮士德穷尽一生研究学问,晚年却为因此失去了愉悦的人生体验而懊悔,这个时候魔鬼出现了,引诱他出卖灵魂,交换条件是让他的人生重新开始,给他机会去品尝所有他想要的人生体验。浮士德返老还童后踏入了世俗生活,他的欲望如洪水猛兽,连魔鬼摩非斯特都为之侧目,称他为登徒子。我曾说过,人类很多欲望是被开发(引诱)出来的,亚当夏娃如此,浮士德亦是如此。人类知识越多能力越大,人类的欲望种类越多边界越广,人类禁受住诱惑的可能性越小,因此对世界的破坏力越大。这大约是庄子、卢梭和威尔·杜兰特反对知识言论的依据吧。威尔·杜兰特甚至发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错误是发现了真理”的感慨。伏尔泰曾经挖苦卢梭说:“读了您的书,我禁不住想要用四脚爬,可惜这样行路的功能我早就忘掉了。”其实人类的贪欲注定了人类会发现越来越多的真理,直到真理足以在弹指间反噬整个人类文明。梭罗的《瓦尔登湖》和海子的“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注定是一种理想情怀,人类是回不去的了。

      诸君不禁要问我:“你难道没有企图心?你难道没有恐惧?你难道没有感到过空虚?”我是人,这些我都有,但这些并不足以影响我的判断。我秉承“世界于我是漠不关心的,我于世界是漠不关心的”的原则,坚守快乐你我他的初心,我因此大部分时间里是充实的也是愉悦的。曾有人匿名向我提了一个问题:“你写文章的初衷是什么?”我诚恳地回答说:“坦白讲,我是一个闲人,写文章就是单纯的情感表达。你或许还有一个疑问,那我为什么要发出来,这其实也是为了满足我的情感需求。综上所述,我写文章的初衷就是把写文章当作一种情绪管理手段,但愿没有给你带去困惑。我意识里并没有想把我的日志变成我的情绪垃圾桶,所以我写文章前会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即便如此,我相信还是会给部分人带去困惑,但我真的只是一个自私的人而已。”我的行为没有目的又不完全没有目的,我始终将我的企图心压制在一定的限度内,这就是我为什么既坚硬又坦率的原因。坚硬是为了抵御那些恶意的侵害,坦率则是为了降低那些恶意。为了避免我的坚硬引起更多的恶意,我时常借助幽默来化解,我并不是刻意追求所谓的幽默。因此三七二八君常在群里说些不着调的话想引我互动,我选择直接怼回去:“不斗嘴皮子了,这些并不有趣。找我说这些,你大概找错人了,脑子里整天想个啥。”

      我在网上常看到这样一句话:“今天你不为别人发声,明天谁来为你发声?今日不为他人鸣不平,明日何人为我诉不公?”我对这种鸡汤类的话语一直是拒绝的,这类文字有个共性,便是极力渲染恐慌,利用人们的恐慌达到自己的目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无疑是个中高手。他曾引用斯托雷平的话说:“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这句话极大地刺激了俄罗斯的民族情绪。如今二十年过去了,俄罗斯并没有多大起色,人们对普京开始厌倦了,普京便祭出渲染恐惧这一政客惯用的伎俩。我不由得想起了俄乌冲突,这场冲突有谁是正义吗?我仍然坚持我的“没有判断的判断”,不过很多人无辜失去生命是真的,无数人流离失所是真的。那些人凭什么要为政客们的企图心买单?这个世界是荒诞的,所以它于我注定是漠不关心的。我不会刻意为谁发声或鸣不平,我只是一个闲人,我接受这个世界对我的漠不关心。

      前天家长群里谈论上网课时,有家长表示:“要疯了。”更有家长挂出一个恐怖传言:某某地方三天网课跳了三个。我苦笑着说:“(我们家长)要反向输出,坚持(向孩子灌输):上网课好呀,上网课真的好呀。自从上了网课,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吃啥啥香。瞧,我孩子现在彻底喜欢上了网课。”今天下午孩子学校临时通知后天返校,今天下午一定要完成核酸检测(含同住人员),我所在的社区医院检核酸队伍足足有近八百米长,身边不少人抱怨政策制定者,认为这是人为制造聚集,说要打市长热线投诉。我笑着说:“这个世界是魔幻的,我们只能用魔幻打败魔幻了。”我笑着对儿子说:“我们不如利用这个时间增进下感情,锻炼下脚力。”面对无奈的现实,我们的选择真不多,但反向选择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新闻联播说,上海在坚持动态清零下,生活物资是充足的,所配画面是这样的:“超市人头攒动,一片喜气祥和”。有人质疑新闻联播造假,官方辟谣说央视画面“反映的是4月15日金山区超市情况”。有网友说:“金山的位置属实有点偏,不能代表整个上海吧?”我觉得这便是经典的反向操作,正如某文章所言:“上海抗疫,需要的是鼓励。”说句实话,有时候批评真没用,换谁也拿不出更好的方案,中国男足那句“你行你上”道出的却是可怕的现实。有人说:“如果我们从道德上厌恶这个邪恶的世界,为什么不能换个角度,用艺术的眼光来欣赏它呢?”哈哈,这大概是反向操作界的天花板吧。

      儒家有立德、立功、立言,叫三不朽,就这三样东西,被认为是人生中最珍贵的。我并不能标榜自己有多脱俗,然我亦难接受儒家这套价值观。倘若我接受了这套价值观,无疑是将自己锁进了功利的囚笼。我坚持没有判断的判断,我以为它是我平视这个魔幻世界的唯一可能。我似乎有必要重温下我那个宣言:“我承认这个世界是荒诞的,我并不排斥活在这个荒诞里,我以为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审核人:雨祺】

      标题:没有判断的判断【作家子音】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8448.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

      长按图片保存到手机

      没有判断的判断【作家子音】

      昨天女儿突然很兴奋地叫了起来,她时隔一周终于收到了她表妹的回复信息。事情大概是这么一个事情:一周前女儿给她的表妹发了信息,她表妹没带手机没能及时回复,女儿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我语重心长地对女儿说:“我...

      正在为您获取最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