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下文学杂文精选
文章内容页

晒 秋 人 家 ————旅行游记之七十三

  • 作者:大漠顽人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4-12 10:29:50
  • 被阅读0
  •   人们都说江南春光好,北国秋色美,的确,我在北方生活了几十年,每到十月,田野一片金黄,山林五彩缤纷,景色极美。可是到了江南几年,却发现江南没有秋天,而是到了冬天才开始多彩,直至“大雪”到“冬至”的节令,才有了象北方一样的斑斓秋色。原来,江南的冬景才是秋色。于是我便特意在今年的仲冬时分,一家人带着小外孙,自驾前往江西婺源的篁岭,只为了观赏江南秋色和那里驰名的奇异景观——“晒秋人家”。

      因为选择了一条最近的路线,有一半路程是简易的乡镇公路,不知拐了几十道弯,才下了一座高山到达篁岭。这是隶属于婺源县江湾镇的一个很大的村子,整个村子由前后左右五个部落组成,游客中心就坐落在村中,但景区却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山上的另一个栗木坑村,大概是觉得这个村名不好,所以景区以篁岭命名。

      游人可从东西两条索道上、下,我们是乘东边的古村索道上山,出了上站便进入了景区,首先经过一片被称为“冒险森林”的区域,只见古树成群,林荫蔽日,但我始终感觉无险,这“冒险”之名实在是有点牵强。接着到了一处较宽敞的前院,院子边有棵百年银杏,乱叶鲜黄,旁边还有两棵树的叶子金黄,令人不禁眼前一亮,趋步向前至围栏边放眼眺望,又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一幅美妙的“山村乡居图”展现在眼前,白墙黛瓦的徽派民居呈扇形梯状排布,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其间还有几棵红枫点缀,极其耀眼。

      在院南有相连的“民俗展览馆”和 “竹山书院”,观看之后前行不远,就到了“花溪水街”。一股清流从路边水口涌出,沿着约有五、六十的坡度下泻,自然形成了几条微瀑,中间有两处条石通道和一座小石拱桥,溪流两边是石阶路,路边房屋、店铺紧倚。最下边的一棵古树下转动着一个大水车,水聚成潭后向山下流去。这的确是一处令人倍感新奇的景观,游人无不沿街下行观赏,我那只有五岁的小外孙更是欢呼雀跃。 紧接着穿过挺拔高耸、光影斑驳的红豆杉林,按照路牌提示,再拾阶向上,就看到了“晒秋人家”的场景,只见家家屋前搭建的水平木头架连成一体,上面排放着扁平的圆盘状的竹簟,晾晒着辣椒等农副产品,五颜六色的农作物与黑色屋顶之间重重叠叠,甚是壮观。

      “晒秋”的秋是指收获的农产品。这是一种典型的农俗现象,具有极强的地域特色。由于地势复杂,村庄平地极少,只好利用房前屋后及自家窗台屋顶架晒、挂晒农作物,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一种传统农俗现象。这又较好地解决了坡地建村、无平坦地晾晒农作物的矛盾,而且使用竹簟晒晾,既不占地方,又便于收藏。

      每年收获季节的"篁岭晒秋"这种农俗现象,却并非秋季"专属",而是四季都有展示,只不过秋季是丰收季节,显得更为丰富、更有"神韵"罢了。晒秋既是一种文化体验,也是一种精神产品。晒秋是一幅独特画图,异样风景,也是绘画、摄影爱好者的佳境,更是世界独一无二的景观,成为最美的中国文化符号,这一幅幅鲜活的 "篁岭晒秋图"也已成为传世之作。

      观赏了晒秋,进入五百余米长的天街。街道曲折延伸,茶坊、酒肆、书场、砚庄、篾铺等徽式店铺林立,前店后坊,古趣盎然。在一处豆腐作坊的店面前,安放着一台石磨,用长木杆制作了机关,游人可以上去尝试推磨的乐趣。小孙孙自然是要一显身手的。

      "天街"如同一条玉带将经典的徽派古建筑串接,宛若一幅缩写的流动"清明上河图"。走出天街,经过一座牌楼向西,就可以在称作“垒心桥”的高空玻璃栈道上游行,桥下还有一座“卧云桥”,在桥上可将篁岭梯田尽收眼底,而且这里经常云雾缭绕,每年三至八月,鲜花盛开如花海,故又命名“云里观花”,“梯田花海”的景观也正是在这里,可惜时值隆冬,我们没此眼福。

      在这两座桥的中间,还有一道高空溜索。这二桥一索皆是后来为了旅游开发,获取更大利益而先后建造的,显然是先有“卧云”,但还不能满足规划设计者的胃口,再建“垒心”,竟还不觉垒心,又建了“溜索”,这一切皆因利益驱动。可在我看来,只需要用古代的方法建一座卧云桥即可,完全没必要搞这些高大的现代化建筑,它们与数百年的古村落极不谐调,可以说是格格不入,大煞风景,是对篁岭古村风韵的最大破坏。

      虽然“垒心桥”很让我心里垒积郁闷,但我的小外孙却在玻璃栈道上活蹦乱跳,玩得异常开心,倒让我也开心起来。过了桥本可以乘梯田索道下山,结果因故停运了,我们只好返回天街重游古村。小外孙听说又要回去,高兴地也不愿在玻璃栈道上玩了,率先冲向桥头,朝着那座牌楼直奔而去。从这里向前望过去,只见树林红黄绿多彩相间,宛若宜人的北国秋光。

      既然重返,时间也尚早,我们便仔细地将方才漏掉的景点晒秋坊、五桂堂、怡心楼和怪屋游览了一遍。“晒秋坊”与看到过的哂秋场景大同小异,“怡心楼”楼面建筑甚是精致,但我没感到有多怡心,“五桂堂”倒是别有趣味,入内登二楼,房间相套,结构复杂,可以在四面凭栏或临窗观景,还有两个洞窗,观景自是别有风味。而最让人惊诧的是那间怪屋,从楼上入内不是平地,而是脚踏屋脊,拐过角有梯下楼,再拐时突然变成了倾斜的平面,人行其上,顿时觉得眩晕异常,赶紧从底门奔出,有一游人出来后笑言,象喝醉了酒似的,倒是比喻贴切。可奇怪的是,大人们都觉得晕,而我那小外孙却毫无感觉,在里面来回奔跑,半天不肯出来,令人难解其因。

      索道站即将关闭前,我们方才下山结束了游程。次日又去了篁岭附近的石门山峡谷,转了一趟,既无崇山俊岭,也少悬崖峭壁,更缺佳景妙境,还过一条流淌着清溪的山谷,只是人为设置了不少闯关之类的游乐项目,还要收费。不过一路走来,有清澈灵动的溪流相伴,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游览了篁岭才知道,篁岭还有“鲜花小镇”的美誉,最佳的游期是春、夏、秋三季,高岭梯田的花海三季不绝,山林间升起的层层薄雾,更似仙境般如梦似幻,宛若一副 绝美的水墨油画。我心里不禁有些失落,曾想着在明年阳春三月再来婺源,去欣赏江岭的油菜花时再来,可是看了江岭更大的花海,再来篁岭就毫无意义了,看来这点小小失落是不能弥补了,别了,篁岭!

    【审核人:站长】

      标题:晒 秋 人 家 ————旅行游记之七十三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grwj/zw/13894.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