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李芳
留言 | 短消息 | 加好友 |
 用户昵称:李芳
 注册时间: 2022-06-09 11:53:44
 会员等级: 文学秀才
 空间访问:40 次

发布文章

最新日志文章列表

22.06.19

查结明:家有监控

父亲抢着话题、提高嗓门很严肃地说:“我身体好坏,自己知道的,你看,比犯病前还好些呢。”说着,他笑了起来。他又抬起手脚活动了几下。接着说:“你看,身体恢复正常!”我知道父亲的脾气,他老人家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父亲性格开朗、乐观,望着他抬起手脚笑嘻嘻的模样,不禁想起——父亲年轻时挥舞锄头开垦荒地

22.06.19

许可仁:怀念父亲

父亲是朱自清笔下的《背影》。那一年,我被江苏盐业学校录取。那一天,准确的说是那一天的早晨,父亲骑着自行车,送我到场部乘坐客车去盐校报到。因为学校在连云港市猴嘴,途中要转两次车站,这对第一次出远门的我来说,使父亲很不放心。我劝父亲回去吧,不要紧的,我已十七、八岁的人了,你就放心吧。可父亲还是不走,只到

22.06.19

侯国华:一份批复背后的故事

祖父是教私授的,经他启蒙的学生很多。不知什么原因,一夜之间,他就成了右派。他老人家被打成右派之后,受不了无休无止的批斗和羞辱,没过多久即抑郁而终,祖母随之而亡。抛下父亲兄妹三人相依为命。当年父亲才十几岁,正在太中就读,毕业后因成份不好,只能回家务农。即使在家务农也同样遭受了不少的白眼和不公平的待遇。

22.06.19

朱寿江:父亲是根

火枫一叶,安徽和县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和县诗词协会书记。在《安徽日报》《神州》《散文百家》《鸭绿江》《作家天地》《参花》《诗歌月刊》《延河》《唐山文学》《牡丹》《齐鲁文学》《长江丛刊》《青年文学家》《人文之友》《山海经》等报刊杂志及大型网络文学平台发表500余

22.06.19

汪长胜:父亲节里忆父亲

到了一个村庄,父亲歇下“挑子”,支起“傢伙”准备接活,要我到村巷里去吆喝几声,喊人出来补锅。我走了几步路,嗓子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发不出声音。父亲叫我回来看“挑子”,他自己去喊。他走到村巷里边,只听他朗声喊道:“补锅的来啦,有补锅补碗换钢精锅底的快来哟……”。不一会儿,有人拎着锅来了,有的拿着搪

22.06.19

孙晓明:一封寄不出去的家书

爸爸,您知道吗?一个叫新冠的病毒侵入了我们人类,至今已有三年了,而且还在不断变异。餐饮叫停,学生网课,出门戴口罩,扫双码…从这次疫情,我看见了许多像您一样的医务工作者和志愿者,他们挺身而出、逆向而行,积极践行“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我坚信,如果您还在世的话,您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投入到

22.06.19

王崇彪:父亲练潭说唱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个季秋,正是“双抢”后早稻入库的时节。县里决定在练潭镇建粮库,于是父亲带着县建安公司的一班能工巧匠前去盖建库房。彼时练潭河已南移,舟楫往来、商贾云集的繁荣景象不曾再现。只有练潭老街保存尚好,长近三公里的老街铺满了被几朝人脚板磨得光滑的麻石条,还有不少完整的古建筑,如古色古香的袁家

22.06.19

沈萍:在陪护父亲的日子里

年三十这天晚上,大姐在家里烧了几个菜带到医院,我们围绕着父亲的身边和他一起过了团圆年。可是,不一会儿,医院又通知我们说父亲今晚可能撑不过去了,要我们准备后事。我们不能接受在除夕之夜离开父亲!央求医生尽最大的努力救活父亲!可能是我们的真情打动了上苍,父亲尽然奇迹般地好了许多,终于把年熬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