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网络爱情
文章内容页

站在岁末的渡口,三位转业军人以国家利益为重轻轻的问一问

  • 作者:水兵老师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12-31 20:20:55
  • 被阅读0
  •   1,吴川市委市政府:

      今天,我们三位战友以二万言的篇幅,以《杨日新等三名转业军人关于待安置期工资社保卡窿问题诉求二万言》为标题,制作成电子版,我们通过微信,发送给部分市领导和部门领导,希望我市四套班子的领导都能收到。妥善,合理的解决我们的诉求。前几天,我们在微信上恳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勇;梁韧才同志,吴川市政协副主席钟涓三位市领导发送到市四套班的电子版作废,以今天发送的电子版为准。我们希望市委市政府就这份诉求给我们一个合理的回答,我们承诺,如果我们反映的问题如有半句假话,或者有违法律法规的行为,可负法律责任。

      为了吴川的长治久安,也为了我市后来的转业军人的合法权益有法可依,推动我市退役军人事务走上一条健康可持续的发展道路,我们三位战友以上的诉求得到吴川市人民政府妥善处理后,将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通过法律程序递交诉讼状,由吴川市人民法院为我们主持公道,向吴川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转业待安置期精神损害赔偿。赔偿金额由吴川市人民政府说了算,我们要求赔偿精神损失1元以上,目的是让吴川的父母官,以我们转业待安置所遭受的罪为戒!

      我们没有什么高深的文化,我们只是部队里普通一兵。我们只能在国家法律和政策之内,用仅有部队期间锻炼积淀的知识,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告诉各位领导:虽然我们的转业待安置期遭受到各种不公,但我们的诉求是合情合理合法!我们年轻的时候,满腔热血践行了保家卫国的使命,我们转业回到吴川,有人工作到了现在,还是一面旗帜!几天前,我们要求杨日新战友跟人民医院领导请假30分钟到对面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表达我们的诉求,这个退将退休的老战友却说:疫情防控要紧,走不开!这就是共和国老兵!让邱杰和胡南明两位战友泪流满面。

      我们写“两万言书”这样沉重的文章,要比你们平时写作严谨得多,每一个字眼都要经过我们深思熟虑,对照一下有没有偏离了国家“法律,道理,人性”的方向,这二万言有很少的政治术语(因为我们也不懂),朴素易懂,也不用就法律层面展开讨论(我们更加不懂),可是,我们在待安置期里的凄凉无奈及转业军人的家国情怀,跃然纸上,贯穿其中!涉及问题拷问吴川社会,法律,伦理,道德……我们的水平真的很有限,我们希望受过良好教育的领导们,指出这份万言书中的不足,特别是指出有没有与法律相背的地方,我们接受批评指正!目的很简单,愿望很美好!就是为了我们吴川的法治社会更和谐和美!

      杨日新,邱杰,胡南明

      2021年12月31日

      2,尊敬的吴川市人大常委会:

      作为我市的最高权力机关,我们三名转业军人想掏心窝说几句话:我们当年转业,政府职能部门(相当于现在的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不按政策规定的时间安排我们工作,不协调好有关单位接续好转业军人的工资关系,如果还值得宽宥,去年国家政策落实我们这些受到政府虐待的转业军人的社保卡窿,还要我们掏钱为不是我们过错造成的社保卡窿买单,就不值得原谅!而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在手机上责成转业军人缴交没有领取过工资的待安置期社保卡窿,却不按照政策规定给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发放工资,克扣转业军人应有的福利待遇,就天理难容!这份诉求材料二万言,就是浓缩为这几句话的要义!

      吴川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勇主任讲过:对待历史遗留问题,必须依法依规,尊重历史,照顾现实!市主要领导讲得多好!多么的在法在理!我们的转业待安置期,是从转业档案里发现的,要比“契约精神”严谨敬畏!档案里面对比发现的,就是我们历史遗留问题。至于如何妥善处理,二万言书表达了我们合情合理合法的诉求!我们希望市主要领导介入,更需要主要领导了解我们的诉求是什么?我们三人,像杨日新战友,转业不是他的错,政府部门把他当皮球踢了十二年,要不是当年的市主要领导高永元看他每天在市政府衙门前风餐露宿,可怜他,起恻隐之心,他的安置还不知道走到猴年马月。明天就是明年,明年他就退休了,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还责成要这样的一个转业军人及其家庭,生钱造债数万元巨款,把亲戚朋友借了一遍,为不是他的原因造成的十一年社会养老保险卡窿买单,才能享受在吴川大地上和他一起入伍,一起转业战友的同等退休工资福利待遇。杨日新12年的时间处在失业状态,也领不到政府一分一毫待安置期的工资,谁人能够领会当年我们转业失业做一天苦力挣十几元钱的营生?今天,该不该争取领到国家政策必须发还给我们的钱?

      我们三位战友等政府的米下锅,是根据国家的政策和法律法规进行,不是靠政府的怜悯,维护转业军人的合法权益,这是公民的权利!也是吴川市人民政府的担当!应该会得到吴川市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支持。

      综合二万言书里的诉求,

      我们的转业待安置期事实清楚,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需要我们补缴的社保卡窿证据确凿。

      我们依法要求补发待安置期间转业军人工资。理由:我们只是转业,但不被政府部门接收安置,我们还应该享受转业军人身份,现在的军人转业,地方政府部门没有接收安置他们之前,有多长时间的待安置期,就有部队多长时间的工资作保障。而我们三位战友当年都是4月份离开部队,部队只给我们还发三个月工资,三个月后,吴川市政府及部门就不管我们了,我们军人的家庭是不是要乞米拜路?我们靠什么生活?

      至于我们的工资怎么样的补发,是按照前任吴川市副市长庞观保的意见,相当于我们转业失业干一天的苦力十多二十块钱的工资标准计算呢?还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执行?还是按照陈勇主任的意见:对待历史遗留问题,必须依法依规,尊重历史,照顾现实来执行?我们都需要吴川市人民政府及退役军人事务局领导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公民,如果我们得不到合理的答复,也处理不了,也不受到市领导的重视。杨日新提议:我们下一步,将根据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主要领导出具的书面意见,连同二万言书,逐级从湛江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开始上访,直到我们的二万言书里的诉求,得到合理讨个说法为止。我们希望各位领导不要把“上访”当作危害吴川政治生态的贬义词,相反,而是推动我市退役军人事务走上一条健康发展道路的褒义词。

      杨日新,邱杰,胡南明

      2021年12月31日

      3,尊敬的吴川市四套班子:

      我们三位战友关于转业待安置期工资社保问题二万言的诉求,不足以表达我们的愤愤不平,罄竹难书!我们要问:

      一,为什么必须让我们三位转业军人缴乞待安置期两三年,十二年不等的待安置期社保卡窿负担的缴费,才能享受和他们同年从吴川入伍,同年转业回到吴川,几乎同时在吴川退休的转业战友同等的工资福利待遇?吴川市的转业军人为什么会出现同人不同命的情况?

      二,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手机短信责成杨日新、邱杰分别缴乞.52元,5031.04元待安置期间社保卡窿,国家哪一部法律或地方性文件规定的?

      三,请人社局或社保局的专业人士帮杨日新战友算算:他差几个月退休了,要领退休工资多少年?才能把他现在缴乞的.52元钱领回来?最好是能够把这些钱存在银行的获得最高的利息也算一算。国家政策是杨日新负担三分之一的社保卡窿缴费,我们不是专业人士,我们算出来的结果是:杨日新必须活到一百二十岁才能领回他缴乞的社保卡窿费用。你们帮杨日新算准确一点,如果杨日新的寿命只能和我国人均寿命相当,他是亏了还是赚了?应该都是有得算的!如果不管你们怎么算,杨日新的退休工资里,不可能领回这么多的工资,是不是这样对待杨日新战友过于残忍?

      四,公职人员的工资社保关系应该是同步的,没有理由只需要我们转业军人缴乞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而把我们的工资上缴国库的道理!这样不是我们交社保却领不到工资吗?我们要问清楚:为什么领不到转业待安置期的工资?广东省《士兵安置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有没有法律效力?

      五,如果转业军人回到家乡,都像我们一样,靠上访,靠给广东省人民政府写信,靠给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信,靠吴川市委书记高永元看着杨日新天天在市委市政府门前风餐露宿起恻隐之心,才获得安置,好像是我们战友欠吴川市人民政府的!这样发展下去,吴川的子弟还能像我们一样,把青春全部献给国防,践行保家卫国的使命嘛?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们的党龄加起来103岁,我们永远跟党走,我们不负国,希望吴川市人民政府也不要负我们!

      六,十多年前,邱杰战友就是由于写了二万言书里的《我离幸福有多远》给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如实反映他转业后的不幸遭遇和我市教师艰难的生存状态,才被吴川市纪律监察部门立案调查的吗?为什么吴川市纪律监察部门随便就可以对部队转业功臣立案调查?

      杨日新,邱杰,胡南明

      2021年12月31日

      4,吴川市委常委会:

      我们三位战友,以二万言记实的触笔,围绕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工资社保问题拷问吴川社会法律法规、伦理道德……应该引起吴川父母官——常委会的高度重视!我们的诉求,看似只关乎三名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工资社保问题,实则关乎国运,关乎吴川社会的长治久安;对于国防,涉及人民子弟兵报效祖国的热情;于对军队,涉及军心的稳定……

      我们有位战友曾经半开玩笑的对杨日新战友说:“你现在干工作还这样积极,政府已经委屈你12年,你现在想跟人民医院领导请30分钟假,都觉得不好意思开口。你带这位战友去见一见人民医院的领导,以后你想请假,跟战友请就可以请了!”

      咋一看,这位战友吃着地沟油的命,操领导的心,架势可不小,猪鼻子插根葱?装象!如果这位战友真的见了人民医院的领导,换一句话说:“杨日新同志即将退休了,我们具有相同的工资和社保问题没有处理好,我们想一起理顺关乎后半生的待安置期工资社保问题,可能要杨日新和我们一起到有关部门走访、办事……”人们一定认为这位战友的为杨日新请假说话,在情里之中。

      我们始终认为,要转业军人为不是他们过错造成的社保卡窿买单,金额在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才能获得同等转业军人的退休福利待遇,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为啥吴川市人民政府及职能部门在执行国策时转业军人会同人不同命?我们在部队服役时,讲究步调一致,所以我们不相信国家会出台这样的政策来让我们的生活雪上加霜!地方政府不给我们发工资,反而责令我们把待安置期该交的社保卡窿补上!否则,休想享受同等战友的退休工资福利待遇!这是哪一门子政策啊!这不是恶法吗?我们同样是把青春献给国防的人,转业后的一切都不是我们的错,我们遭受的痛苦罄竹难书,为什么不应该我们缴交的社保都交了,还不按照政策补发我们转业待安置期的工资?哪里有只让公职人员交社保不发给发工资的道理?吴川市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就是这样的对待转业军人?

      杨日新,邱杰,胡南明

      2012年12月31日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站在岁末的渡口,三位转业军人以国家利益为重轻轻的问一问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wangluoaiqing/7391.html

      赞一下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美文苑 美文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973篇
    • 获得积分:103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点击图片赞助美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