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感人爱情
文章内容页

无解之痛(散文) ——行走在时间里

  • 作者:亭上秋风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9-23 05:40:47
  • 被阅读0
  •   生命中的无解之痛实在是太多了,比如时间的流逝,日渐的衰老,亲人的病痛,相知却不能相聚的缘分,相聚却不能相知的隔膜,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性格与周围环境的不适应等等,无论哪一个念头冒出来,都会扰乱你内心的平静,给你平添几许忧愁。

      人呢,真是一种矛盾的生物,没有痛,无法证明自己活着;痛点太多,又说明自己不够豁达智慧。

      当我在现实和理想的矛盾中徘徊,踟蹰不前时,我的头脑里总会冒出木心的一句话:“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一

      好久没有写文章了,也就是说好久没有和另外一个自己对话,没有与世界对视,天天混迹于人群,有一种荒芜、琐碎和无力感,像野草疯长的旷野。原来,荒野不在山林,而在人群。

      周六加班,周日朋友聚会,无非是吃饭、打麻将、看电影、聊天,表面上大家都很开心,可我懂得,聚会的实质不过是一群人的孤单。大家都害怕被边缘化,害怕独自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有着抱团取暖的期望。

      确切地说,喜欢聚会、喜欢扎堆于群体的人,并非是多么地重视友情,还有一个隐秘的原因是源于内心的虚弱,害怕独自面对自己,渴望从他人身上获取光和暖,以暂时缓解孤独寂寞冷。

      不喜欢聚会的人,也并非性情孤傲,不重视友情,只不过他明白:从他人身上并不能获取灵魂的滋养、生命的力量。假若生活中遇到什么沟沟坎坎,还是得自己去面对、去跨越。至于那点“暖”,薄弱得就像肥皂泡,看似五彩缤纷,绚丽非凡,倏忽间就破灭了。

      我害怕参加人多的聚会,在那种喧闹的场合,我一般惯于沉默。看别人谈笑风生,口若悬河,说一些场面上的话,聊一些鸡毛蒜皮、无关紧要的事;置身其中又不融入,有时连自己都感到尴尬,真有不知如何是好的为难。

      人是社会的生物,你不可能永远独来独往,特别是一个懂得“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的人,别人的一丁点好,恨不得涌泉相报,自然就不好意思拂朋友的好意。

      很多时候,时间就被这些微小的矛盾与痛楚消耗,顺了别人的意,就委屈了自己;顺了自己的意,又怠慢冷落了别人。痛过之后才明白:谁融入人群,谁将被人群淹没;谁受欲望驱使,谁将被欲望所埋葬。

      二

      我喜静怕吵,衣服的颜色稍微热闹一点,都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我最爱灰色,没有黑色的沉闷,没有红黄绿紫的抢眼,没有白色的娇弱,带给我宁静的氛围感和与世无争的气质,一如我的人生理念,不求绚烂热烈,只求无惊无扰,自在由心,与世界保持适当的安全距离。

      所以,我以灰色为幸运色,一年四季的衣服都以灰色为主,无论是哪种度数的灰色穿在身上,都能很好地与我合而为一。灰色犹如穿透绿叶的阳光,过滤了一些刺眼和芜杂,在灰色的加持下,人能更从容地在时间里行走。

      人的能力有限,短暂的一生,能自主选择的东西真的不多。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黑白灰,天生就不喜欢大红大绿大花大朵的东西,每次为穿衣的颜色和款式与母亲作斗争,斗不过的时候,就委曲求全,为自己的弱小而悲伤。

      记得有年临近春节,父亲带我去武汉买过年的新衣服,逛遍了武汉三镇,我终于选到了一件心仪的黑色大衣。回到家中,我和父亲被母亲骂了一顿,说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大红大绿,说过年应该穿喜庆的鲜亮的色彩,不应该穿黑色。

      我当时就表明我的态度:“我要选择我喜欢的,任何人都管不着。”那是我第一次抗争的胜利。也是从那时起,我就特别反感世俗的一些东西,难道人人都喜欢的东西就是好的吗,以自己的标准去要求所有人,是一种粗暴和野蛮。

      可悲的是,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活着他人制定的标准中,以别人的喜好打造自己,做一些削足适履的蠢事。比如“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比如荧屏、大街上清一色的网红锥子脸。没有了个性,还奢谈什么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

      有时觉得这人生挺失败的,行走半生,无甚成就,不过是可以由心选择自己喜欢的衣服,写自己喜欢的文字,做真实的自己。

      也许,一个人努力的终极意义,就是为了让自己在漫长的时间里,面临任何事情,都有更多的选择,有说“不”的实力和底气。

      三

      讲真,我不太喜欢处在人群中的那个自己。在一些有着“一颗富贵心,两只体面眼”的人面前,我宁愿做个局外人,甘愿被边缘化。抖机灵,秀优越感,都很小儿科。和人打交道,得做好时刻吃亏的心理准备,笨一点、蠢一点、迟钝一点没什么不好,吃亏也是一种布施。

      也许是过早地看清了人性的本质,看透了事物的走向,看见了生命终将寂灭,我对万物报以悲悯。我恨自己的深情,时常以疏离作伪装,悲观与天真是我的两极。

      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写文,难道世间万事万物都逃不出周期性的规律?当怠惰感袭来,我就会反躬自省,为什么疏于写文了?没有创新和突破,又不喜欢老调重弹,在难破难立的泥潭里徘徊挣扎,是一种无言的精神之痛。很多时候,伤害人的,并非战场上的刀光剑影,而是一种陈腐的日常,似乎带着温情脉脉的面纱,实则是温水煮青蛙,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失去斗志。

      疏于进取是因为自己的懒散和颓废,还给自己找借口:人怎么可能时刻都保持对生活的高度激情。每当我心中的那盏灯如风中烛火快要熄灭的时候,我就会想起罗曼·罗兰的一句话:“真正的英雄不是永远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远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我以“躺平”为“卑下”,什么都懒得去争取、去追求,觉得一切都是梦幻泡影,是一种逃避和借口,是对自我生命的不尊重,对家人的不负责。噢,对了,这种无言的痛显现了,在近日凌乱的思绪中,我用文字厘清了不开心的源头,我要战胜的,不是命运的逆境,不是外界的干扰,而是对现实生活的那种厌倦感、虚无感;我的对手不是来自外界,而是内心。

      四

      在外人眼里,我只是一粒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尘埃;哪怕是一粒尘埃,也不想随波逐流,也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而活。

      孤独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一个人对待孤独的态度决定了他的命运走向。

      当我独处时,我就在文字中散步,此刻,我的内心平静而充实,一如满地的落花落叶,有一种向死而生的从容。在写作中,我又重新认识了写作的意义,找到了生活的重心。写作与世俗功利无关,是内心的一种刚需,对于我来说,只有被文字记录和梳理过的时光,才证明我认真地活过、思考过。

      下午五点,办公楼前的一排栾树中突然响起了一阵蝉鸣,它们知了知了的叫声,似乎在提醒我时间的流逝。哦,又临近傍晚,白昼将尽,好像没有做几件值得称道的事,时间就悄无声息地溜走了,而且一去不复返。

      活一天,人的生命就少了一天。在满怀憧憬的少年时期,总觉得人生有大把的时光可供挥霍,到了人生之秋,才惊觉生命短促。

      秋分将至,一丝薄凉夹着一缕轻愁袭来,我走出斗室,循着蝉鸣声走去,只见栾花在微风中纷纷扬扬,细细密密的金黄落在红砖砌成的小径上,也落在我的发梢衣角,此刻,我的心又被一丝丝甜蜜和喜悦占据。无它,仅仅因为秋风拂面,落花满地。

      真是念念无常啊,刚才身处斗室还觉人生短促荒寒,倏忽间又充满了天真与诗意。恰如叔本华所言:“人生就像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中摆荡”。那就任其摆荡吧!痛苦和无聊的中间不是还有快乐吗。允许一切如其所是,悦纳每一种情绪的到来。

      我站在花雨中静听蝉鸣,想着夏蝉去了还有秋虫;栾花落尽还有栾果。此刻,我远离了叔本华眼中表象的世界,站在属于意志的世界,想着他说的一句:“人类所有的痛苦,都来源于表象与意志的冲突。”

      在生命的长河中,有太多的无解之痛埋伏在时间里,冷不丁地给人一袭,我不可能化解所有的冲突与矛盾,然后一劳永逸,永远平和喜悦;我只期待往后余生,能与痛并存,无论面临什么,都有足够的能力去驾驭它、化解它、征服它;然后,一如落花般平静。

      2022年9月22日原创首发

    【审核人:站长】

      标题:无解之痛(散文) ——行走在时间里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ganrenaiqing/33952.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