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庆小兔日记3956这是花蕾的蕾

  • 作者:庆兔兔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9-23 05:32:12
  • 被阅读0
  •   《庆兔兔日记》早教日记

      庆小兔五岁九十九天

      3956-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星期四大雨转小雨12℃~10℃客厅早晨温度20℃ PM2.5-40

      天阴沉的厉害,屋里不开灯已经黑黢黢的,打开外边的门发现天又在下雨。

      雨在悄悄地在下大,等外婆出去接庆兔兔庆小兔的时候,雨点已经把阳光房的玻璃打的劈啪作响。

      庆兔兔进门坐在沙发上在听电话手表里的故事。

      庆小兔说:“超能力小伙。”

      庆小兔站在窗户跟前看着外边。

      我问:“你在看什么?”

      庆小兔说:“外公,这里白菜大,这边的白菜小一点。”

      我说:“植物和人一样,没有一个人一模一样的。白菜有的遗传不一样,有的地方肥料多一点,有的地方水分充足,所以长出来的白菜苗都不会一样。”

      庆小兔说:“那个开花了。”

      我说:“现在正是鲜花盛开的季节。”

      庆小兔说:“草莓还在开花。”

      我说:“草莓要开两个月的花,八月份还可以看到有草莓卖。你种了白菜草莓,你还种了什么?”

      庆小兔说:“别的我好像没有种。”

      我说:“你还种过树苗。”

      庆小兔说:“我是种过树苗。”

      我说:“我们把乘法口诀读一遍。”

      我把乘法口诀拿了过来。

      庆小兔摇摇头。

      我说:“九九八十一,你是不是就记住了九九八十一。”

      庆小兔说:“我记住了。”

      我说:“八八。”

      庆小兔说:“八八六十四。”

      我说:“八八六十四你也记住了!七七。”

      庆小兔说:“四十九。”

      我说:“六六。”

      庆小兔不说话了。

      我说:“你就把最后一页念一遍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

      我把乘法口诀最后一张对着庆小兔。

      庆小兔念道:“七七四十九,七八五十六。”

      庆小兔说:“七八五十六,这个不对。”

      我说:“怎么不对?七八五十六。”

      庆小兔说:“七八不是五十六。”

      我说:“七八就是五十六。”

      庆小兔说:“七八就不是五十六,七八是四十六。”

      我说:“你不要瞎扯,你只要看着念就可以了。”

      庆小兔念道:“七九六十三,八八六十四,八九七十二,九九八十一。”

      我说:“我们把乘六读完。”

      庆小兔念道:“六六三十六,六七四十二,六八四十八,六九五十四,我不要念了。”

      我说:“你这样的学习态度不好。”

      庆小兔把爬行毯上边的小玩具都收拾起来。

      外婆说:“庆兔兔,你要上学了。”

      庆兔兔上学走了。

      庆小兔在吃鸡蛋。

      我给庆小兔端来一杯水。

      我说:“你把嘴漱一下。”

      庆小兔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水在庆小兔嘴里滚动着。

      我说:“再喝一点。”

      庆小兔托起杯子,杯子一斜,一杯水全倒了下来,庆小兔用手在袜子上抚摸着。

      我喊道:“庆小兔把水都撒了。”

      外婆过来看一下。

      外婆说:“你的袜子都湿成那样了,赶快把袜子脱下来再换一双。”

      外婆拿袜子给庆小兔换,我拿着毛巾在擦爬行毯上边的水。

      外婆说:“这个天袜子湿了好难干哟。”

      庆小兔换好袜子问:“要到点了吗?”

      外婆说:“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庆小兔在穿鞋。

      闹钟响了。

      庆小兔关了闹钟说:“上学了。”

      下雨了,我们也只能畏缩在公交站遮阳棚下边。

      庆小兔用手在不锈钢长条凳上摸着。

      外婆说:“不要到处摸,好脏的!”

      庆小兔朝着广告牌看着,庆小兔用手指着广告牌上边的字。

      庆小兔说:“宜昌,东门,二医院,对面。”

      外婆说:“对!学过的就要记住。”

      外婆一下子把庆小兔搂在怀里。

      外婆指着上边的大字说:“蕾。”

      庆小兔说:“蕾。”

      外婆说:“帝。”

      庆小兔说:“帝。”

      外婆说:“帝国主义的帝。”

      外婆用手指着蕾字说:“这是花蕾的蕾。”

      庆小兔问:“哪里是市里呀!”

      外婆搂着庆小兔朝长江上游指去。

      外婆说:“走!走!走!就到市里了。”

      庆小兔说:“怎么去呀?”

      外婆说:“坐车!”

      庆小兔说:“坐到万达还要走吗?”

      外婆说:“还要走。”

      我说:“以前我们这里是郊区,这里都是种地的农民,现在我们这里和市里都一样了。”

      庆小兔指着东门两个字问:“东门在哪里?”

      外婆说:“火车站那里就是东门。”

      外婆指着广告牌继续上课。

      外婆说:“蕾。”

      庆小兔在看远处的汽车,外婆把庆小兔身子转过来。

      外婆说:“看!快看!蕾!蕾!”

      外婆继续指着广告牌上的字说:“帝!帝国主义的帝!蕾!这个是花蕾的蕾。”

      庆小兔只是看着,庆小兔并没有跟着念。

      庆小兔问:“哪里是市里呀?”

      外婆搂着庆小兔转过身体,外婆指着市里方向。

      外婆说:“走走走!坐车就到了。”

      我说:“以前这里就是郊区,现在这里和市里一样了。”

      庆小兔说:“万达里面。”

      外婆说:“还要远!到市里上班就要坐公交车走。”

      外婆拿着庆小兔的两个手,庆小兔在看外婆的手指甲。

      外婆说:“你看我的指甲剪了没有?”

      庆小兔说:“剪了!这个没有剪好。”

      一辆公交车进站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的广告画。

      庆小兔说:“这是哪里呀?这里还有缆车。”

      我说:“这是南津关,这是广告,是告诉人们去南津关玩,南津关风景很好。”

      庆小兔说:“他是怎么到南津关呢?”

      我说:“坐车去呀!弄不好坐这辆车就可以去。”

      庆小兔说:“哪路车呀?”

      我说:“我不知道。”

      庆小兔说:“南津关在哪?”

      外婆说:“南津关很远。”

      庆小兔说:“有万达那么远吗?”

      外婆说:“比万达还要远。”

      庆小兔左手比着公交车在走。

      庆小兔说:“走走走,公交车就走到南津关了。”

      外婆说:“坐公交车就可以去。”

      庆小兔问:“二医院在哪里?”

      外婆说:“二医院在市里。”

      庆小兔问:“二医院在市里哪里?”

      外婆说:“不知道。”

      庆小兔问:“有三医院吗?”

      外婆说:“有三医院,还有四医院。”

      庆小兔问:“四医院在哪里?”

      外婆说:“不知道,你可以问姨妈。”

      庆小兔问:“姨妈在几医院?”

      外婆说:“姨妈是仁和医院,姨妈在哪里你也忘了。”

      庆小兔问:“姨妈怎么知道四医院的?”

      外婆说:“因为四医院里有妈妈的同学。”

      庆小兔问:“有五医院有六医院吗?”

      外婆说:“不知道。”

      又一辆公交车停下来。

      庆小兔问:“这个不一样,这个是哪里?”

      车身上显示:荆山荆水荆门梦 园林园景园博情

      我说:“荆门,荆门是一个市”

      庆小兔说:“他们开到荆门去吗?”

      我说:“不是的!他们是想叫我们宜昌人去荆门去玩。”

      又一辆公交车进站了。

      庆小兔问:“这辆车去哪里的。”

      外婆说:“这个去市里去的,你看北门。”

      外婆指着公交车车尾红色显示屏上显示终点站北门。

      我说:“这个是去北门的,北门就是最早的公交车的终点。”

      庆小兔问:“那是一个办公室吗?”

      外婆说:“那是一个车站。”

      我说:“可能原来这里是一个城门。”

      庆小兔问:“这里不是有一个东门吗?”

      庆小兔用手指着广告牌。

      外婆说:“东南西北呗,有东门就可能有西门,有南门就也可能有北门。”

      庆小兔看我拿着手机在拍照。

      庆小兔说:“你不能拍。”

      我把手机关了,所以有时候庆小兔在说话,我却来不及开机。

      庆小兔问:“有没有那样可以拍照的。”

      庆小兔几个指头捏拢在比划着。

      我问:“什么呀?”

      庆小兔问:“有没有哪种拍照呀!摄像机。”

      我说:“那个我们没有买。”

      庆小兔说:“我想要。”

      我说:“你长大一点了,你找妈妈给你买。”

      庆小兔说:“其实我就有一个相机,我的机器人就可以拍照。”

      我说:“对!那个机器人可以照相,可是你那个那么大怎么拿呀!”

      庆小兔说:“这辆车上边的画和刚才一辆车上边的画是一样的。”

      我说:“广告画越多,看到的人不就是越多吗?”

      我发现同一路的公交车上边的宣传画都不一样。

      我对外婆说:“好像公交车上边的广告画都是不一样的。”

      外婆说:“可能是推动大家出去旅游吧。”

      回家我查询了一下城市城里的定义,人口较稠密的地区称为城市,城市住的都不是种地的农民。城市具有一定规模工商业的居民点。市里的功能景观比较齐全,比如有广场公园大商场大超市电影院医院。

      雨又下了一天,温度急剧跌落下来。

      昨天宜昌市猇亭区在高速路口对外省来宜货车司机核酸检测中发现一例核酸阳性感染者。

      核酸阳性感染者让我们的心又吊了起来。

      庆小兔从校车上边下来,庆小兔额头贴着贴画。

      庆小兔进到园子里。

      我问:“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看看蜗牛。”

      我说:“蜗牛早回家了。”

      庆小兔说:“它的肠子都出来了。”

      庆小兔进到草坪里。

      庆小兔说:“蛇莓。”

      庆小兔指着通红的蛇莓。

      我说:“蛇莓呀!”

      庆小兔说:“那个盆子接水干什么?”

      我说:“浇花呀!”

      庆小兔说:“接雨水吗?”

      我说:“是呀!”

      庆小兔走近薄荷跟前。

      庆小兔说:“这个可以摘吗?”

      我说:“可以呀!今天不用摘,我还有一些薄荷叶。”

      庆小兔说:“外公还要泡茶。”

      庆小兔在摘薄荷叶,庆小兔摘了七片薄荷叶。

      庆小兔说:“外公给,你拿起泡茶。”

      我说:“谢谢!”

      庆小兔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们下棋吧!”

      庆小兔在铺瑜伽垫。

      庆小兔说:“这个要铺在光亮的地方。”

      庆小兔在说一个广告词。

      我问:“你在说什么三九。”

      庆小兔说:“三九小儿感冒药。”

      我说:“小孩身体健康呀?”

      庆小兔说:“不是的!是儿童感冒药。”

      庆小兔在铺围棋盘。

      庆小兔说:“我把这个给你说一遍,三九儿童感冒药,打败感冒大魔王,让小朋友们健康成长。”

      我说:“你在零零七上听到的吧?”

      庆小兔问:“对!”

      外婆说:“真厉害。”

      庆小兔在星位放了一颗黑棋。

      庆小兔说:“该你下了。”

      我在白棋旁边下了一颗白棋,庆小兔把我的白棋推开。

      庆小兔说:“你不能放在这里。”

      我说:“你不是放在这里吗?”

      庆小兔说:“你也应该去占角。”

      我把白棋放在一个星位。

      庆小兔伸出三个手指头。

      庆小兔说:“有三个挂角的方式。”

      庆小兔拿着一颗白棋在他放的黑棋四周比划着。

      庆小兔说:“这样挂角,也可以这样挂角,这样挂角也可以,还有星位挂角。”

      庆小兔放下白棋。

      庆小兔说:“该我了,你看好了。”

      庆小兔黑棋又放了一个星位。

      庆小兔说:“该你放了。”

      我也占据一个星位。

      庆小兔说:“你要放一个小目。”

      我把白棋往下放了一步。

      庆小兔说:“小目是在这里。”

      庆小兔把白棋移到另一边,庆小兔想了一下。

      庆小兔说:“这里是小目,那边也是小目。”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刚才的位置。

      庆小兔在自己黑棋旁边放了一颗黑棋。

      庆小兔说:“小目。”

      我进挨着黑棋放下一颗白棋。

      我说:“靠。”

      庆小兔紧挨着白棋放了一颗黑棋。

      庆小兔说:“三三定式。”

      我挨着白棋并排放了一颗白棋。

      庆小兔把我的白棋往一边移动。

      庆小兔说:“三三定式不是这样放的。”

      我用手指着我的第一颗白棋。

      我说:“你这样不是把我的白棋打吃了。”

      庆小兔在那里在想,庆小兔在比划着,庆小兔还是把我的白棋归回原来的位置了。

      …。

      庆小兔一直在走定式,庆小兔也在讲围棋的走法。

      庆小兔现在只是占地盘,一些散落的棋子庆小兔要当一回事。

      我说:“我打吃了。”

      庆小兔看了一下。

      庆小兔说:“哦!不行了,我不要了。”

      庆小兔没有去争一城一地的得失。

      我说:“你这些被我围死了。”

      庆小兔说:“死了就死了,我占了那么大一片。”

      庆小兔也没有去想办法吃白棋的棋子,庆小兔在大张旗鼓地跑马占地。

      我说:“我吃了你那么多!”

      庆小兔说:“我占了那么大的地盘。”

      庆小兔在自己下棋。

      庆小兔在收拾棋子,庆小兔每捡起一颗棋子,庆小兔嘴里就会发出嘭地声音。

      庆小兔把棋盘放在一旁,庆小兔把棋子哗啦一声全部倒在瑜伽垫上。

      瑜伽垫上星星点点铺满了黑白相间的棋子。

      庆小兔跪在瑜伽垫上,庆小兔张开右手把棋子往左抹去。

      庆小兔说:“地面发射炮。”

      庆小兔摇着头嘴里发出轰地声音,庆小兔把棋子抹到一边。

      庆小兔把棋子重新铺开。

      庆小兔说:“因为有地面发射炮。”

      庆小兔回到瑜伽垫一边。

      庆小兔说:“地面棋子炸弹。”

      庆小兔趴在地上把棋子又抹了过去。

      庆小兔把黑子排成两排,庆小兔在两排黑棋中间排了一排白棋。

      白棋越排越长,白棋有了黑棋的两个长度。

      庆小兔说:“白棋赢了。”

      庆小兔把两边的黑棋收起来。

      庆小兔说:“黑棋死亡了。”

      …。

      疫情又波涛汹涌,虽然湖北省已经小心翼翼,但是偶尔的散落的病毒还会飘过来。

      妈妈回来了。

      妈妈问:“小九,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在下棋。”

      妈妈说:“把棋收起来。”

      妈妈对外婆说:“你们要做第二次核酸了。”

      外婆说:“知道了,明天下午人少的时候就去做。”

      姨爹提及猇亭发现的阳性病例。

      外婆说:“你们以后不要从这个门进出,你们来了离开就走玻璃门走。”

      妈妈说:“这有什么呀?”

      外婆说:“楼梯道里进出那么多人,楼梯道又通风不好。”

      妈妈没有理睬。

      外婆悄悄地跟我说:“他们不在乎。”

      我说:“我们自己注意就好,我们告诉庆兔兔庆小兔也要走玻璃门进出。”

      现在新冠病毒气溶胶传播,在楼道内人多空气不流动,给新冠病毒漂浮创造了条件,我们不坐电梯,我们还有另外的通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减少一次感染的机会。

      庆兔兔庆小兔在空旷的大马路上走,大马路没有汽车,大马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妈妈还要庆兔兔庆小兔戴着口罩。现在在那么狭小不通风的楼道里,妈妈却没有放在心上。

      妈妈说:“小九你要去打乒乓球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送。”

      雨还在下,雨已经不是那么大了。

    【审核人:站长】

      标题:庆小兔日记3956这是花蕾的蕾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33941.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美文苑 美文苑
    •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 发表文章:22042篇
    • 获得积分:45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