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搬家记(上)

  • 作者:独自行走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8-03 11:29:37
  • 被阅读0
  •   人老了怕什么?怕折腾,怕搬家,所谓安享晚年,这个“安”字,不但代表着安逸,安全,安宁,安静,更代表着安心,安居。

      如果一个老人,到了八十左右的年龄,突然有一天,有人对他说,你住了几十年的房子要拆迁了,并限定时间,你说他会怎么办?

      他会愤怒,会暴躁,会焦虑,会抑郁,扩大到一个小区的老人,他们会扎堆聚集,众声喧哗,会齐声谴责,共表愤怒,会在冷静下来后商议对策,制定方针,如何与开发商抗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但这有用吗?开发商只是影子,真正要拆迁的是政府,是政府对这个地块有了重新规划,这才有了拆迁的动议,从深层讲,这也是城市现代化进城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个人能和政府抗争吗,胳膊能扭过大腿吗?

      主席《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里一句词,用在这里虽然不太好听,却无比正确,“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这就是我的父母,以及他们身边的许多老人,目前所面临的困境。

      父母所住的小区是单位宿舍,确切点讲,是一所学校,宿舍在学校的最后面,远离校门所在的马路,非常安静,绿化也不错,行道树是几十年树龄的法国梧桐,树冠遮天蔽日,漫步在树荫下,有走在南京中山路上的感觉。

      而且,既然是学校,肯定有操场,不用出校门,便能随心所欲的散步,真是养老的好地方。

      房子的质量也好,混凝土浇筑,墙体厚实,防震级别高,户型为三室一厅,一百五十多平方,几乎没有公摊,三间卧室向阳,阳台长而宽,喜欢养花弄草的会把阳台精心布置成小花园。地下室也给力,有一大一小两个,大的十几平方,小的六七平方,非常适合穷日子过惯了,什么都不舍得扔,家里东西特别多的老人,美中不足的就是客厅在中间,一进门光线有些暗。

      当初搬到这里时,父母非常满意,他们前后搬过四次家,一次比一次好,但这次最好,都以为这会是最后一次了,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要再折腾一次。

      刚刚听说这个消息时,我还有些不以为意,总觉得,都这个年代了,还能强拆?你不签字,不走,他能怎么办?

      再说,这个小区住的很多都是老年人,有的快九十了,楼都下不来了,你让他搬,这不是要他的命吗?还有的孩子在国外,一时半时回不来,老人要自己找房子,装修,搬家等,折腾一次下来,弄不好命就没了。

      记得有次晚上喝酒,不知道谁提起这个话题,我和美猴犟了起来,美猴说一定会搬,我说不一定,万一有个老人急火攻心,一命呜呼,事情就大了,美猴不和我讲了,一副笃定的样子,看我的眼神仿佛大人看小孩。

      事实证明,美猴是对的,我还是天真了些。

      不过,老人们也确实尽力 了,他们中间不乏有知识,有口才,懂政策的老教授,他们翻出住建部下来的文件,集体去上访,要和区领导会面,当面答辩,但去了几次,人家根本就不见。

      又想找律师,打官司,扩大声势,制造影响,但律师对他们说,住建部的文件多了去了,并不都具有法律效应。

      还是拆迁办的人见惯不惊,对他们说,这些没用,一旦正式拆迁开始,给些物质上的奖励,肯定都作鸟兽散。

      果然,前一段时间,我还在湖南湖北开着车到处狼窜的时候,爸爸给我打电话,聊了些家里的事后,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还得过几天,有什么急事吗?爸爸犹犹豫豫的说,也没什么急事,就是小区恐怕要搬迁了,等你回来好好商量一下,得开始找房源了。我说,老人们顶不住了?爸爸说,是啊,好多人一听说先搬迁的给三十万补助,都抢着签约了。

      我笑了,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利益面前,都怕吃亏,对付这些人,拆迁办传统的做法通常是胡萝卜加大棒子,但对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来说,胡萝卜就够了,大棒子根本用不上。

      有天中午,我和爸坐在饭桌上,喝着小酒唠嗑,爸说,早知道搬迁,那个暖气片就不该换。爸说的是客厅里的暖气片,这事我知道,去年冬天,突然就漏水了,早晨起来,客厅里湿了一片。

      这个暖气片是十几年前的老产品,尺寸和现在的不一样,爸骑着电瓶车,一趟趟跑北园路建材市场,没找到合适的,厂家说,这种尺寸暖气片,市面上肯定没有了,定制可以,但价格比较高,一千八一片,爸爸想了想,还是狠了狠心答应了,不然又得在墙上重新钻孔,打膨胀螺栓,更换进水管和回水管。

      我说,要这么说,厨房里的那个水龙头也不该换。

      也是有一天,妈妈做饭时突然发现水龙头不出水了,老两口去北园路卫浴市场转悠,看到有两种功能相同的水龙头,一种全不锈钢的,锃明瓦亮,要一千多,一种半不锈钢的,颜色暗一些,要三百多,爸的意思是要便宜的,凑合一下,妈坚持要贵的,如今看来,这个也浪费了。

      还有家里的马桶也不该换。

      刚搬过来时,家里的马桶还是原来房子自带的,每次冲厕所都会先溢满水再哗一下下去,既不雅观,也冲不干净。后来,我自作主张买了一个,更换时,人家只负责将新的安装到位,旧的不给处理。旧马桶死沉死沉,又没抓手,我和爸两个人,一个五十多,一个七十多,一个头发半白,一个头发全白,锅着腰哼哧哼哧,费了好大劲才挪到楼下。

      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新换的马桶也不给力,冲力太小,有时还堵,让人闹心。外甥女又从网上买了一个给换上,而且跟对方说好,必须将旧的负责给运走。

      这个确实好用,轻轻一拨,水哗然一下就下来了,马桶四周干干净净,但显然价格也不菲,如今看来,这个钱也白花了。

      白花的还有卫生间的淋浴喷头,也是外甥女前一段时间从网上买的,也是锃明瓦亮,也是花了一千多。

      这些还都是至少半年前的事情,前几天又接连坏了一些物件,虽然花钱不多,但过程一样让人闹心。

      先是厨房里的下水管堵了,没法在厨房里用水,妈对爸说,老王,这是你的事了,赶紧找人给修一下。爸于是骑上电动车去跑建材市场,和人家说明情况,买来新的软管换上。

      刚过了一天,客厅里的暖气片管道又裂了,滋滋的往外透水,妈对爸说,老王,这是你的事了,赶紧去找人给换一下,爸于是又骑着电动车跑建材市场。管道是那种PVC管的,材质不贵,但需要热处理的专用工具,只能把专业人员请来,把一整段都给换掉了。

      这个还没换完,一天中午吃饭时,头顶上的灯罩突然掉下来了,正好落在我平时吃饭坐的位置,巧合的是,那天中午我没回来,妈又急了,对爸说,老王,你这什么破灯,赶紧给换了,要是儿子坐在这里,肯定给砸着了。

      爸对妈说,什么事都找我,怎么不找你儿子哪,妈就笑了。

      这些事确实该找我,但爸一次都没有,不是不想找,是知道我手拙,实在不是干事的人,找我也白搭,肯定是花更多的钱从网上找人包工包料,自己当个甩手掌柜,为此,爸宁可自己多跑腿,多费点功夫。

      其实,爸更想说的还有一句话,那就是,干活的时候想着我了,吃饭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我。

      说起来,这个也挺有意思,不怪爸抱怨,

      以前的时候,每次做饭时,妈都会郑重其事,例行公事的问爸,想吃什么,爸很认真的斟酌一下,小心翼翼的说,要不炸点香椿?妈说,那个烟熏火燎的,不健康,爸说,要不做点红烧肉?妈说,太油腻了,你还嫌自己的肚子不大?爸说,要不买点油条?妈说,外面的油条都是反复炸过的,不卫生,爸无语了,再问吃什么的时候,爸要么沉默,要么就是随便。

      我回家吃饭的时候,从来也没和妈说吃什么,只是微信里留个言,等回到家,一开门就闻到一股油烟味,我问爸,妈做什么饭了?爸哼了一声,朝厨房努了努嘴,我过去一看,油锅大开,妈正围着围裙忙活着,又是炸香椿,又是炸带鱼,高压锅里还炖着排骨,我戏谑的对爸说,爸,你跟着我沾光了。

    【审核人:站长】

      标题:搬家记(上)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24057.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