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 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略谈“吾丧我”与“坐忘”

  • 作者:TANUKI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2-03-30 17:19:42
  • 被阅读0
  •   《庄子》谈论修道、修炼身心实有的生命状态时候,提出了两个概念,“吾丧我”与“坐忘”。前人谈论 “吾丧我”与“坐忘”的文章也很多,本文也略谈这两个概念。

      《庄子·齐物论》:南郭子綦隐机而坐,仰天而嘘,答焉似丧其耦。颜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也!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

      《庄子·大宗师》:“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

      《齐物论》“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也!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今天坐在案几旁边的人,跟以往坐在案几旁边的人的情景大不一样的呢,我现在坐在这里,是忘掉了我自己的形骸,也就是入定到了“坐忘”状态。

      《大宗师》“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忘却自己的形体,抛弃自己的耳目,摆脱形体和智能的束缚,与大道融通为一,这就叫“坐忘”。

      从上面看来,我觉得《齐物论》“吾丧我”与《大宗师》“坐忘”两个概念都是一个意思:暂时忘却、丧失自己的外在形骸,也就是佛家说的入定。

      在汉语里,“吾”和“我”都是第一人称代词,有时候似乎可以通用。根据《说文解字》,吾:《说文》我自称也;我:《说文》施身自谓也,凡我之属皆从我。

      《说文》认为“我”,是“凡我之属”皆从我,这与佛家则把“我”分成“我(atman),灵魂”与“我所(atmiya),肉体”相同。这样区别就把“吾”与“我”看成是两个概念,“吾”是先天的本体、灵魂,是无形的东西,“我”是后天的形骸,吾之所属,是有形的东西。如果把“吾”看作佛家的atman,也就是“我”的本体,或者说灵魂,而“我、我所” 看作是atmiya,是“吾”的载体,“吾” 的外在形式,也就是《说文》所说的,施身自谓也,凡我之属皆从我,或许好理解一点。

      区别了“吾(atman)”是“我”的本体,或者说灵魂,“我(atmiya)”是“吾”的载体,外在的形式,“吾丧我”也许就可以简单地理解成为:丢了(或者说忘了)外形(外在)的我,返璞归真到我的本体状态,精神超越了肉体的一种超人境界,把后天的“我”丧失掉了,为道日损,不存在了,先天的东西(本体)依然存在,自己的宝贝原来就在自己家里呢。也可以说是坐忘,忘了外形,庄子梦蝶,蝴蝶是庄子,庄子是蝴蝶,物我齐一,我就是物,物亦是我,因是因非,吾就是我,吾亦丧我,我亦不是我,物我两忘,我与物没有本质的区别,本体上物我是齐一的,也就是《庄子》的齐物论。

      总之,《齐物论》“吾丧我”与《大宗师》“坐忘”都是一个意思,本体上物我是齐一的,我与物没有区别,外形是可以暂时忘却、丧失的。肉体形骸如同衣服,我们可以暂时忘却丧失,精神才是我们的灵魂。“吾丧我”,人可以丧失、坐忘了自己的肉体形骸,但人活着不能够没有精神,必须要有精神支柱。

    【审核人:站长】

      标题:略谈“吾丧我”与“坐忘”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y.cn/aiqing/aiqinggushi/13050.html

      赞一下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赞助商